古代后宫,妃子和年轻太监单独相处时,为什么会传来奇怪的声音?

讲故事的大熊
本文介绍了古代后宫,妃子和年轻太监单独相处时,为什么会传来奇怪的声音?相关内容,对大家解决问题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需要的朋友们一起学习吧!


小伙伴们晚上好!

今天更新的是大熊的新连载小说《仇敌》第二集~喜欢大家喜欢!

第一集:古代宫中的春药,是给皇帝用还是妃子用?


上集回顾:


圣人站起身,对他俯首微笑:“想不想,要更深的快活?”


第二集


讲故事的大熊


圣人引着他往帘帐内走去。

韩兆喉咙发紧,想要逃走,但理智,还有小腹处阵阵紧绷,却都让他无法挪动步伐。

殿内熏香幽袅。

圣人的手柔软无骨。他领着他,掀开了龙床上的帘帐——

下一刻,玉体横陈,衣衫半露。

龙床上,赫然已经有个已然半昏迷的女子,半裸着身躯,躺在那里。

讲故事的大熊


那女子大约也是吸了那名叫“十日春”的迷情药。

即便意识不甚清醒,甚至连账内来了人都不知晓,但那女子却还是伸出手,难耐抚摸着自己的身躯。

女子的宫装已经滑到肩头,露出一片莹白肌肤。她呻吟着:“……圣人……唔……圣人……”

韩兆骇然后退一步。

方才的意乱情迷,此刻悉数殆尽。他只觉一股寒意从身下涌来。圣人为什么要给他闻迷情药,又为什么,要让他看半裸的女子?

难道说,圣人已经察觉他假太监的身份了?

韩兆冷汗涔涔落下。

而圣人,却已经抓着他的手,不容置疑地放在那女子玉臂之上。

女子小臂灼热。

韩兆僵硬着身子,不敢违抗,却也不敢再做更多。

方才在养心阁太监房内,绿萝对他说的话,犹言在耳。

绿萝说,不可忤逆圣人的行为,更不可让他暴怒。

现下,他手边没有趁手武器,而殿中女子也不知是何来路,他无法对圣人下手。

因此,更要小心谨慎,不敢逾距。

他浑身僵硬着。而此时,圣人朝他微微一笑:“如何,韩元,此刻,你可有意动?”

讲故事的大熊


韩兆不知圣人意图,不敢答话。

圣人从容道:“孤曾听闻,即便是阉人,却仍是男子,因此,见女子妩媚之态,虽无法亲身上阵,却仍有感觉。更有甚者,宫中有太监和宫女结为对食,有些宫女,甚至因此失贞,而夺去她们贞洁的对象,便是那些对食阉人。阉人们没了物件,却仍可用手、用笔,甚至用拂尘……令女人快活,让她们照样,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圣人的声音平和。

但话里的内容,却几乎是宫闱禁忌。

圣人不知什么原因,并未受到“十日春”的影响,眼神清明。

但那丝丝袅袅无孔不入的迷情香气,纵然韩兆竭力克制着自己,却仍是感到,自己的理智,在一点点消失。

他的身体里,仿佛有个巨兽在叫嚣。那巨兽狰狞,在不断怂恿着他将眼前女人占为己有。

甚至于,不说那女人,就连圣人放在龙床边的那只手,柔白光滑,乍看之下,竟比那半裸女子的身体更为诱人。

韩兆喉头滚动了一下。

被易容掩盖着的喉结,此刻已是在艰难吞咽。

圣人的手,此刻又覆住了他的手背。圣人引着他,把手放在女子肩上。

韩兆浑身一颤。

他呼吸急促。

那股渴望,在他碰到女子的一瞬间,甚嚣尘上,几乎无法压制。

圣人笑着,对他道:“韩元,你原是个末等的扫洒太监,应当没少被使监欺辱吧?孤见过许多人,从人下人爬上高位后,便爱折辱高门贵女,让这些昔日看不起他们的人,匍匐在他们脚下求饶。求饶得越卑贱,他们便越觉得痛快。韩元,现在,你不必辛苦爬上高位。这位,是孤宫里的婕妤。她现下也渴望着你。你务必要让婕妤快活,但,不许用手指或旁物真的伤了婕妤,孤的话……你明白了吗?”


讲故事的大熊


韩兆胸口起伏着。

那婕妤的面色,此刻一片潮红。

她像是做了什么春梦,口中嘤咛不断,而突然地,她猛地伸手,抓住了韩兆的胳膊。

韩兆的手臂上也有汗珠溢出。

但温度,却还是比女子的身体凉上许多。

女子像是被这凉意蛊惑,她迷蒙地贴上韩兆手臂,满头珠翠都因这动作晃动着。

“给我……”

女子呻吟着,身体如蛇般扭动。她痛苦道:“给我,快些……圣人……臣妾,臣妾……啊!……”

她不知是梦到了什么,突得高亢叫了一声。

韩兆眼神也控制不住,迷乱起来。

圣人见状,勾唇微笑。他轻轻一推,韩兆的身体,便滚到龙床之上。

“快些。”

圣人说:“韩元,你可不要叫孤失望,更不要叫……婕妤失望。”

讲故事的大熊


帘帐被圣人放下。

事到如今,韩元才知道,为什么圣人要把殿内的宫人都撤走,只留他下来。

圣人竟是想要他做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他现在中了迷情药,浑身上下的力气,都用来对抗那药效。

便是竭力出去,也不一定能杀得了圣人。

他要的,是一击必杀。而现在,显然不是好时机。

韩兆喘息着。

而此时,那婕妤柔软的身体,似是感知到龙床上已经来了个男人。她的身体燥热着缠上来,那一点朱唇,已是对着他的脖颈,如饥似渴吻了下去。

“唔……我要……再多些……”

婕妤呻吟着,声音柔媚破碎。她的手胡乱攀附着韩兆的身体,不知摸到了哪处,韩兆身上的衣服,被她扯散了开来。

韩兆用力攥着拳。

账内帘幕重重。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光景。

韩兆只觉小腹处已是几乎要炸开,他咬紧牙关,突然翻身,用力按住婕妤,而后,从她头上摘下一根玉钗。

那玉钗顶端温润,却坚硬异常。韩兆闭了闭眼,忽然将那玉钗,对着自己大腿根处重重一扎!

他用力极大。

韩兆大腿根处,因着易容,本就受了些伤。现在大力之下,那伤口被玉钗弄破,在易容泥土之下,他已是伤口皲裂,鲜血横流。

韩兆苍白着脸,将大腿根处的易容泥土重新归整。

那血腥味,被恰到好处地隐藏在泥土之中。

剧痛让他总算清醒了些。而眼前的女子,却还如个食人精髓的妖精般,不知餮足,柔媚入骨。

女子闻不到那血腥味,也看不清韩兆的神情和面容。

她现在脑子里,只有情爱欢愉,男女交欢。

她对着韩兆又缠了过来,韩兆这次直接将女子压在身下,而后,他快速解散女子的发髻,又偏过头,扯散了女子身上原就破败的宫装。他以手指使力,在女子身上,摁出数块红痕。

讲故事的大熊


他未经历过人事。

但从前,在山上时,曾有师兄放荡不羁,风流无匹。那时,师兄每每从山下回来,脖颈上,甚至后背上,有时便会有这般的红痕。

韩兆知道,这应当是男女交缠的痕迹。

他不愿用嘴唇吮咬她,便用手指造出类似痕迹,好让圣人打消怀疑。

这女子在意乱情迷之中,似乎不知道疼痛。

韩兆的手指每每碰到她,她便难耐又呻吟一阵。

那声音传到账外,酥人心志,圣人却始终未置一词。

韩兆额上有汗珠滴下。

他在女子脖颈,手臂,还有腰侧,都做了些许痕迹。

待要在女子后脖颈再做痕迹时,他把女子翻过身——

下一刻,女子后脖雪腻肌肤之上,一抹朱红胎记,赫然映入他眼帘。

韩兆动作骤然顿住。

那胎记上大下小,看上去,便如一赤色飞鸟。

他浑身僵住。在看到胎记的这一刻,他已是骤然明白了这女子的身份。

宫中有五位婕妤。但这位,却同其他婕妤都不同。

这是齐国公府出来的,齐婕妤。


讲故事的大熊


齐国公府,在长安城内,可谓一手遮天。

长安城内盛传,齐国公的小女儿齐新柔,从出生起,后颈便带一胎记。随着齐新柔渐渐长大,那胎记愈大,看上去,便如一只赤色的凤凰。

那是天生的凰命。

齐新柔是两月前入宫的。

入宫之后,立时便成了昭仪。

只是因着前段日子盛气凌人,触犯宫规,因此才降为婕妤。

圣人让他侮辱染指的,不是普通的婕妤,而是齐国公的……齐新柔,齐婕妤。

圣人为何会让他羞辱齐婕妤?

他这样费尽心思,捣弄自己一个“阉人”,又是为何?

韩兆额上有冷汗冒下。

他望着账外,那层层密不透风的帘幕之外。

他不知道,那貌若好女的圣人,心思深沉,到底,在想些什么。

讲故事的大熊


萧静姝坐在养心阁里。

齐新柔的呻吟,从龙床内一声一声传来。

那声音柔媚酥软,令人听之起意。

只可惜,她在召齐新柔和韩元入养心阁前,就已经服下了“十日春”的解药。

况且,就算她没有服解药,齐新柔的声音也诱惑不了她。

毕竟,她是个女人。

萧静姝从墙上取了佩剑下来,细细擦拭。

这佩剑,是她皇兄萧远之的。

萧远之三月前暴毙驾崩。她从为皇家祈福的穹安寺秘密赶回,同母妃一起,将萧远之暴毙的事情摁下,然后秘密处理了尸体,又由她扮作皇兄的模样,继续掌权。

萧远之是五个月前才即位的。

在即位之前,也只是个不受宠的藩王。

能够即位,纯粹是因为长安城内萧氏一族互相残杀,那些掌握着朝中大权的老臣,想要借此机会拥立一个听话的君主上位。

但谁承想,萧远之上位后,并不听话。

他在封地内,确是勤政爱民,仁爱有加。但一即位,便以雷霆手段,处理了那些撺掇先前萧氏互相残杀的老臣。

老臣既死,萧远之无人可用,便以身边宦官为心腹,令其专权。

但未想到,一个不听话,好滥杀的君主,不仅老臣痛恨,也令宦官生出异样心思。

萧远之的根基其实不稳。加之在朝中又树敌无数。看上去九五之尊,实则岌岌可危。萧静姝和母妃早已劝说萧远之徐徐图之,但还没等到萧远之改变,萧静姝便得到母妃密报,说是萧远之在她殿内和她单独喝茶谈心之时,突然暴毙。

看模样,是中毒。

若萧远之驾崩的消息传开,下一步,就当是宦官老臣,再立幼帝上位了吧?

而她的母妃,也会因为失去依靠,而以“谋害天子”之名,被褫夺太妃之位。

萧静姝决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她果断暗地回宫,将萧远之秘密埋葬。而后,又连夜扮作萧远之的样子,从母妃宫中出来,回到养心阁。

萧静姝自幼聪慧。而她和萧远之,更是长得有七八分相似,都是丹凤眼,眉眼细致。

当初,萧远之被认定为怯懦温和之人扶上帝位,或许也与他的长相有一定关系。

萧静姝擦拭着萧远之生前的佩剑。她脑海里再度闪过那些有可能给皇兄下毒的老臣和宦官的脸……

孙牧、廉石龄、沙秋明……

那些脸一张张在她脑海中划过。

而这时,账内的呻吟声停了。

她转头,看到先前那在宫道上选来的小太监,满头是汗,脸色潮红,在她身前跪了下来。


未完待续……

欢迎分享或转发

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



大熊说:

嘿嘿,今天早早更新啦~

爱你们~~


 

讲故事的大熊


嗨,我是讲故事的大熊

想做很多很多的梦给你看

讲很多很多故事给你听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



这篇关于古代后宫,妃子和年轻太监单独相处时,为什么会传来奇怪的声音?的文章就介绍到这了,希望我们推荐的答案对大家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