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恶毒的女人

宋酒儿
本文介绍了那个恶毒的女人相关内容,对大家解决问题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需要的朋友们一起学习吧!


这是新故事哦,希望大家喜欢。

往期链接:

41.我有个姐姐?

42.我是一个替代品

43.她怀孕了

44.他或许还活着

45.她去了他的墓前

46.她对“丈夫”的怀疑

47.老公喂我喝的药,让我崩溃

48.他们遇见了

49.记忆里的车祸

50.再次起疑

51.他的身世

52.“他是不是之前欠我钱?”

53.老公被威胁了

54.在她口中套出了话

55.私心

前情回顾:

“我知道你迟早有一天会全都想起来,与其等到那个时候猝不及防,不如我现在就告诉你真相。”

“时愉,人生,辛苦才是常态,你要接受生活所有的不如意,哪怕是爱人离开。”

这句话,他对时愉说,又或者是在对自己说。

1











人性都是自私的,可他既信了命,就得认命。

张北川伸出手摸了摸时愉的脑袋,轻声道:“你入院规培那年叫过我一声老师,以后你可以永远把我当做你的老师。”

他亲手将这段感情定义,又硬生生将这五年内的旖旎和温情斩断,不过是不想她后悔。

时愉头疼欲裂,她强逼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开始慢慢接受他话中所陈述的事实。

过了好久,她才愣愣道:“所以我所认为的父母,也根本不是我的父母。”

“但是他们一直很爱你,你要相信他们养了你整整二十几年,这份恩情是不会变的,哪怕当初有私心。”

她的目光变得有些涣散,恍惚道:“那我是谁呢,我的父母又在哪里?”

张北川握着她的手,温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陪你一直等到真相大白那一天。”

窗外夜凉如水,临近除夕夜的灯火格外明朗,小区里还时不时传来孩童嬉闹玩耍的笑声。

时愉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停药快一个月了,那些沉浮的记忆伴随着今天张北川说的话,正在一点一点重塑五年前的记忆。

可每当念到江淮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心依旧很难受。

仿佛有无数根针在戳她的心。

那些越是记忆深刻的回忆,她就忘得越彻底,只剩下一个令人心痛的名字。

第二天一早,九九起床发现张北川睡在书房里,揉了揉眼睛,诧异道:“爸爸,你怎么睡在这里?”

他蹲下身子摸摸孩子的脸蛋,柔声道:“小孩子不许问大人的事情,快去刷牙洗脸。”

时愉从卧室出来,坐在餐厅的椅子上,她一时间还没能从这个新身份中转换过来,讪讪道:“张老师,我总感觉很对不起你。”

他将烤好的吐司端出来,低声道:“没关系,原本也没有对错。”

2











九九的幼儿园也放假了,保姆宋姨年前辞了职,说是家里的儿媳妇生了孙子,自己要回老家照顾孩子去了。

或许是缘分已尽,张北川也没有强留,只是临走前给她包了个大红包。

时愉和程父程母也打了电话,时梅女士在电话就哭了,说这些年他们内心也很煎熬,程自政为人清廉正直,单单只在女儿的身世上撒了谎。

隔着电话,时愉沉默了很久,才道:“是我的错,你们没有对不起我。”

哪怕当初程父程母收养她的初心只是为了救他们的亲生女儿,可是这二十年无条件的宠爱和养育恩情是真的。

时愉占了程家女儿的位置,也享受到了高知家庭长大的环境,这是那个死去的姐姐一辈子都无法体验的。

时隔经年再来看这件事情,她应当释怀。

九九托着脑袋看着妈妈,小声道:“妈妈,你是不是又头疼了?”

她摇摇头,道:“没有,妈妈觉得很开心。”

人大约只有自己伸出了手,才能从挣扎的洪流里抓到生路。

张北川将江淮的请柬放在桌子上,看了眼时间道:“晚宴是六点开始的,我们走吧。”

他像是安排一次寻常出门一样,从柜子里取出围巾和手套给九九戴上,又嘱咐时愉要多穿一点,今晚应该是要下雪。

江城已经快十年没有下雪了,小江南多雨多雾,就是没有雪。

3











时愉看着昏暗天色下的暮光,绒花一样的白色从天空洋洋洒洒而下。

这是九九出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雪,那双星星眼中透着欢喜。

做小孩子就是好,能被任何未见过的惊喜打动。

不像大人,千帆过尽,物是人非,再回首只觉得唏嘘。

这一路上车子开得格外漫长,张北川知道,今天过后他们就会像两条交集线一样,相交一点后,无限延伸,再无交集。

车子开到酒店的时候,张北川开门让母子俩下车。

“你们先进去,我去抽根烟。”

他将车开到地下车库,然后给江淮打了个电话,那头的人声鼎沸,似乎有些忙。

“我昨天已经把事情都告诉时愉了。”

江淮一怔,大约是没料到他会这么做,顿声道:“那她是什么反应?”

张北川靠着车门内心忽然平静下来,缓声道:“时愉停药后应该已经找回部分记忆了,剩下的就靠你了。”

他犹豫了一下,说了声谢谢。

挂了电话,秘书问他什么时候开礼,外头的礼炮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点火。

江淮看了眼时间,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沈总,我现在有点私人事情需要去处理。”

秘书一愣,诧异道:“可是今天您才是主角啊。”

恒生上市,是江淮一手促成的,他这个当家人不在,沈真真怎么撑得起这个场子。

他笑了笑,道:“欠沈家的恩情我已经还清了,剩下的时间我得还另外一个人。”

4











时愉带着孩子坐在靠近窗户的桌子旁。

倏然,九九惊喜地举起手,指着左前方的人道:“叔叔。”

她抬起头,看见不远处的江淮朝自己走来,尽管他已经十分掩饰膝盖上的伤,但是依旧走得很踉跄。

秘书想扶他,却被他轻轻推开。

走到母子俩面前的时候,江淮露出一个局促的笑容,对九九道:“程江小朋友,你还记得我吗?”

九九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一根小手指,示意要与他拉钩。

窗外江城冬日的第一场雪降落,时愉恍惚间想起了那年冬天,江淮生日。

霖州市一医院门口,711便利店门口他捧着那个便利店的草莓蛋糕,温吞又明朗的声音。

“我许愿,以后每年的生日都会有小程医生。”

岁岁年年,永不相负。

刹那间,时愉红了眼眶,她终于明白张北川说的那句话,人这一辈子太短暂,又经得起多少次误会和错过呢。

她和江淮,差一点就永远停留在了五年之前。

5











金碧辉煌的酒店会客厅,头顶无数盏流光溢彩的水晶灯闪着光芒,张北川和陆沉站在二楼,望着楼下的喧闹繁华。

陆沉忍不住开口道:“你真的舍得放下?”

他释然一笑,道:“当然。”

时愉从来不是他的花,能途径绽放,对他来说也是人生幸事。

陆沉递给他一杯酒,啧啧有声道:“竹篮打水一场空。”

张北川摇了摇头,道:“你不懂她的好。”

晚宴已经开始了,沈家两姐妹穿着隆重的礼服站在台上准备敲钟仪式。

江淮抱了抱时愉,温声道:“等我结束了来找你。”

恒生制药正式上市了,沈家一夜之间身价暴涨,在江城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有钱人。

沈真真看见不远处的时愉和九九,下意识皱眉问道:“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他们不是张教授的...”

江淮接过秘书递过来的敲钟棒,毫不避讳道:“我不是早告诉你了,我儿子都会打酱油了。”

此话一出,姐妹俩神情各异。

沈茹茹是个没脑子的,随即道:“我就知道张教授没结婚,那我岂不是还有机会。”

说着就没头没脑地下台去了。

沈真真看着江淮,眼神中闪过落寞和失望,良久才道:“这就是你执意要退出恒生的原因吗?你要走,不想和沈家有任何瓜葛。”

江淮静静道:“沈小姐,我很感谢沈家当年的帮助,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强求。”

6











大屏幕上的指针指向十二的时候,两人同时敲响钟,回声回荡在整个宴会厅里,台下的宾客纷纷鼓掌欢呼。

这一刻,盛世的烟花燃起,仿佛多年前林岛的星辰,隐在山林里的雾气尽数散去,慢慢褪成一幅好春光。

九九朝江淮眨眨眼,然后伸出一根小手指弯了弯。

时愉下意识在人群中寻找张北川的身影,下一秒他看见他站在二楼,朝自己微微一笑。

这一刻,他们都与这个世界和解。

命运的指针将所有人的归途拨向正轨,给予所有人一个好结局。

台上的钟敲了三声,代表恒生正式上市后在江城首敲钟。

时愉牵着九九准备找位子坐下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女声。

“程师姐,还记得我吗?”

她转过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林妍。

相比起五年前,她眉眼间更平添了几分温婉动人的气质,但是眼神太过精明,叫人有些亲近不起来。

当年就是林妍将所有事情抖露在她面前,成了压垮时愉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今再次重见,她心中只有厌恶。

林妍低下头看了眼九九,柔声道:“师姐,这是你儿子吧,真可爱,和江检长得真像。”

时愉将孩子护在身后,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不过是故人想聊两句罢了。”

“我们没什么好聊的。”

“是吗?我倒是觉得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她望向台上的江淮,又转向二楼的张北川,目光刹那间变冷。

“我一直羡慕学姐你的命,好像遇到任何事情都有人为你搭桥开路,可是我呢,只能靠着出卖自己上位,就算是到了最后,也依旧要被你身边的人夺去一切。”

恒生上市前强势收购了四家医药企业,其中三家都是张东来掌通旗下的产业。

林妍五年前靠着上位手段拿到了其中一家的总经理的位置,却在五年后公司被收购,又重新回到了一无所有的起点。

时愉看着她,原本那张神似江漓的姣好面容此刻变得狰狞可怖。

她忍不住道:“你当年出卖自己的上位,该不会连同自己的脑子一块儿卖掉了吧?”

(本章完)


酒儿:

晚安了,亲爱的你。

这篇关于那个恶毒的女人的文章就介绍到这了,希望我们推荐的答案对大家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