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5年,却活得像单身”:幸福的婚姻,都离不开这3个字

海蓝博士
本文介绍了“结婚5年,却活得像单身”:幸福的婚姻,都离不开这3个字相关内容,对大家解决问题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需要的朋友们一起学习吧!
现在,网络中多了这样一类女性:她们大多为家庭奉献了小半辈子,有自己的小爱好却从没成行,好不容易熬到孩子长大,她们开启迟到的“叛逆”:或与丈夫“对抗”,收获一路支持;或者就在屏幕里和陌生人谈谈心,说说在生活里受到的委屈。我们总能从她们的只言片语里拼凑出自己的样子:“他和我在一起总是玩手机,我明明是个大活人,居然得不到一点关注”“我们已经分房睡很久了,作息不同,话都少说”“他只当我是老妈子,从没考虑过我喜欢什么”婚姻里无穷无尽的孤独,把原本向往“二人世界”的普通人,生生磨成灰。 “怀孕八个月,天天边吃东西边掉眼泪” 结婚两个月,美美意外怀孕了。还处在感情蜜月中的她心想,都说怀孕的女人像女王,这大概是迎来了幸福的巅峰。因为孕酮低,加上体质敏感,美美不得不卧床保胎。丈夫张建心疼得不知道该怎么才好,看着因分泌紊乱而全脸爆皮的美美,花高价托人从香港代购护肤品;尽管孕期不满三个月,他还是坚持每天给妻子按摩小腿,坚决预防未来的肿胀;短裤上的分泌物,他一个大男人从不嫌弃,手洗得干干净净;只要有空,一定是钻进厨房煲汤的。这种被呵护到脚后跟的感觉,让美美觉得自己嫁对了人。一转眼到了孕中期,美美的状况稳定下来,生活里的其它压力扑面而来。保胎治疗、疫情影响……不断增加的开支项和不断缩水的进账都让张建非常焦虑。他总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抽烟打游戏,渐渐疏于对美美的照顾。后来,半夜饿醒的美美敲不开书房的门,自己进厨房下了一碗速冻馄饨,她边吃边哭,从丈夫的疏离里第一次察觉了孤独....孩子出生后,美美发现这样的孤独更甚,仿佛夜晚的啼哭只属于她一人,稀碎的睡眠也属于她一人。整个月子给她种下了心病。她想,真实的婚姻就是幸福短暂,孤独永恒。好好的爱人,为什么一下子变了心?“ 电影《The world to come》中曾有这样一句话:“结了婚,一切都会好的。””在传统的意识里,我们以为结婚等于固定有一个人会倾听、看见、了解我们。因此,当我们感受不到自己所期待的倾听看见和了解,就会感到孤独。事实上,孤独是双向的。 皮尤研究中心曾在2018年做了一项有关“婚姻孤独”的调查,结果显示,近3成人认为自己在婚姻中是孤独的,他们感到自己在情感上被抛弃了。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身体上把对方排除在生活之外,而是在情感上,把对方排除在思想之外。当我们走进婚姻,原本父母为我们承担的生活责任回到了我们自己身上,享受婚姻幸福的同时,我们一样要应付来自工作、职场、人际交往的种种难题。这时候的另一半,没有对我们表现出更多关怀并不是因为不爱,而是“无暇顾及”。不及时沟通,让两个人的感情开始失联。我们在婚姻里感受孤独,他们作为家庭的顶梁柱在生活里感受孤独。归根结底,没有谁是罪人,有的只是我们对彼此过高的期待。爱人希望他不说,我们也能懂;我们希望自己内在的需求,不开口也能被看见。

“我抱着高烧的孩子一整夜,

他却说他来帮忙就是添麻烦”

萱草是个要强的人。孩子出生后,为了兼顾事业和家庭,她把自己的办公桌搬回了家。在老东家做做兼职策划,偶尔也承担联系媒体的媒介工作。陪伴孩子四年,她虽然累却颇有成就感——钱不少赚,照样把孩子养大了。相比之下,萱草的老公豆哥就没那么“上进”。豆哥的工作在油田,遇到信号不好的时候,和家里的联系全靠缘分。因此,孩子买什么样的衣服、上什么样的兴趣班,都是萱草一手包办。连大事都指望不上,更遑论孩子不听话这一类的小事呢?“和他结婚5年,我的身边空无一人”。每次豆哥回家,萱草都希望老公能多和儿子相处一下,但是豆哥陪孩子的方式却让萱草很有意见:木讷又严厉的豆哥在孩子眼中是个可怕的黑面神,小家伙时常在豆哥耳提面命的叫嚷:“爸爸,你怎么还不去上班?”如果说婚姻生活里的寡淡与孤独已经让萱草被动接受并消化了,但这件事她实在无法忍受。这一次小长假,豆哥一番雄心壮志想和儿子改善关系,做饭、踢球、洗澡一条龙服务,萱草终于觉得轻快点了。刚刚停暖的家里凉气弥漫,豆哥给孩子洗澡并不关门,孩子在半夜发烧了。起初,他躺在床上跟还在加班的萱草说:“妈妈我不舒服。”后来变成了反复夜醒、哭喊。萱草不得不抱着孩子把工作潦草收尾,又迅速地用给孩子擦身降温。中间,她叫过熟睡的豆哥,豆哥朦胧中说了一句:“应该没事儿吧”,就没有回应。好不容易捱到天亮,豆哥过来抱怨了一句“孩子怎么还在哭?”萱草听了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亲爸?孩子哭了一晚上不知道过来帮忙吗?”豆哥说:“孩子这么不喜欢我,我来了能干什么,难道不是添乱吗?再说了,你不是一直嫌弃我照顾孩子就是添乱吗?”抱着孩子拎着资料,萱草扭头回了娘家。这是正常人的脑回路吗?正常人又怎么会对熬夜的老婆和生病的孩子没有一句关心和安慰呢? 很多时候,越能干,越孤独。很残酷,很难过,也很真实。一个人越能干,TA的要求就会越高,越容易大包大揽,越不愿意示弱,说出自己的需求。这个时候,TA就更希望伴侣自觉去做,读懂她的需求。如果伴侣没有做到,她就会极其委屈、愤怒。打破婚姻中的孤独,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参与感”。就算他做得不好,不尽如人意,我们也要鼓励他参与进来,也许他做得不够好,我们也要接纳与鼓励,看到他的那颗心。有时候,我们总是生气伴侣的不作为,心想:“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会如何如何;他既然没有这样做,一定是不爱了。”也许,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的“不作为”,是真的不知道怎么为?明确告诉他,他要怎么做才能帮助她。任何暗示、愤怒,都不如一个“我需要你现在出去买药、我需要你和我一起陪孩子”来的直接、清楚、准确。这并不是恳求,而是给对方一个做出有效回应的机会。 “没想到,一个谦谦君子变成了‘流氓’” 宁静和丈夫的关系一直不咸不淡,各自为政。相比于伴侣,他们更像是饭友、租客。一块吃饭还是因为一个人吃不下一只羊腿,而并不是他们享受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光。有过争吵和痛哭,宁静甚至提出过离婚,表示自己不想过拥有如死水一样的婚姻,丈夫始终没有同意。加上长辈的约束、世俗的眼光,宁静只得在婚姻的孤独里反反复复地劝说自己,让自己接受现实——“我没有那个命,我永远得不到美好的爱情,我得不到来自爱人的关爱。”她逼迫着自己独立面对生活,可总有走投无路的时候:今年此起彼伏的疫情,和她合作的公司以项目推进受阻为由,延迟不发宁静的兼职工资,从3月至今,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宁静既不想和公司撕破脸——毕竟风平浪静后还想一起共事;又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数目越压越多却没走合同,让人产生朝不保夕的心慌。碰了几次壁,又上了好几轮火,她跟丈夫说了这件事。这是她第一次开口:“何达,我需要你的帮助。”听完原委,很不善言辞的何达说了这样一番话:“静静,你放心,钱肯定是能要回来的,我有这个把握。相比于这个钱,我更担心你,很多事憋在心里,是会出问题的。”只是几句话而已,却让宁静潸然泪下,原来,原来那个饭友、合租人,一直都是懂她的。何达的行动出乎意料地迅猛:在宁静给他的资料里,他锁定了延迟付费的主要联系人;他保留了公司近四年与宁静的财务往来信息;他咨询了律师朋友,问询这种情况是否能获得法律支持。做完这些后,他告诉宁静,首先要肯定自己的价值,即便不再合作,她还可以寻求更好的去处;其次,给对方缓冲的时间,7月正式提告,如果不能拿到钱,就走法律程序;最下乘的做法莫过于在网上发帖。除非老板要转行,不然就看看公关麻烦,还是给她结账合适。相处多年,何达一直是个不温不火的谦谦君子。万万没想到,他连最“下乘”的后招已经打算好,大有做一回“流氓”的架势。她说:“谢谢你。”他说:“真开心,你告诉我。”原来有些支持,是一直都在的。婚姻遇冷,是大多数人的生活感受。我们不说心事、不再交流;我们不敢告诉对方自己喜欢什么,怕被嘲讽;我们宁愿有事自己做,生怕被拒绝。进入婚姻,并不意味着我们一定会被了解、被关爱,但一定意味着我们可以找到办法去经营,去改变。 临床心理学家Jenny Taitz曾说,“不愿意显现脆弱”会导致婚姻关系中的孤独感。难过的时候,我们特别渴望对方的抚慰,最好是能主动地按照我们的需求来安慰我们。假如TA没有做到,我们内心就特别受伤。我们会用愤怒、攻击去掩盖内心的渴望,但这只会遮住我们真实的面容,让对方看不到我们的心。面对婚姻里的孤独,其实只有三个字:“不”“改”“变”“不”——不怨天尤人,抱怨和嘲讽是推开对方的武器,并不会让对方产生理解你、帮助你的心情。“改”——改变自己对婚姻的态度,不论是告诉对方自己的感受,还是说明自己的需求,让说话的方式简单点,婚姻的孤独感也会少一点。“变”——不把“爱”的所有需求,都压在伴侣身上。其实我们才应该是最懂自己、最爱自己的那个人——每逢节日挑选一份礼物给自己、推掉一切事独处躺平一天……取悦别人不易,取悦自己不难。那份孤独的解药,我们可以从生活里寻获。去分享、去要求、去告知、去探索。我们总会在这一路懂得了关爱自己,最终原谅了爱人,从容了生活,也理解了婚姻。

这篇关于“结婚5年,却活得像单身”:幸福的婚姻,都离不开这3个字的文章就介绍到这了,希望我们推荐的答案对大家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