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故事:不要带香油走夜路

亮兄
本文介绍了亲历故事:不要带香油走夜路相关内容,对大家解决问题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需要的朋友们一起学习吧!
前几天惠老师给大家讲了几个小故事,今天我接着惠老师,也给大家讲几个,格式都搬过来了。一:不要带香油走夜路没有电风扇的年代,夏天的晚上除了月深的孕妇或产妇,全村里的其他人几乎都出门纳凉,场地一般就在家门口,大塘埂上,大场基上(我们这儿的方言,北方叫晒谷场),我们小孩邀几个玩伴,哪儿人多就往哪钻,求大人们讲故事,晚上是不适合讲鬼故事的,尽管我们有时怕得要命,还是求大人们讲一两个给我们听听,满足一下好奇心。 印象最深的就是夜晚不要带香油走黑路。说是有个倔犟的小老头不信邪,有天晚上在妹妹家吃好饭喝好酒准备回家,白天说好带几斤香油回家,可一个晚饭吃的太晚,还有十几里路要走,那时候没代步工具,妹妹两口子就有意留宿他,多喝了几口酒。这小老头当时酒劲没上来,硬说自己回家行,妹妹两口子怎么留也留不住,两口子只好放行,那香油就改天过来拿吧,说是晚上不能带这玩意,这玩意引鬼。倔老头才不信呢,鬼长什么样,说来听听,是直眼睛还是横鼻子?硬是把一壶香油拎在手上,还说笑一句:我怕你一晚过了就不给我呢。妹夫不放心,说那我送你回家吧,倔老头一把推回妹夫,扯什么东西扯,我要你送,十八里相送啊?倔老头舌不打卷干赢了妹妹两口子,拎着香油踏上回家的路。走到一片田冲,(方言,就是没有洼地的平地),有一口大塘,倔老头开始糊涂了,绕着大塘走了一圈又一圈,就是走不出这口塘。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塘埂上,把一壶香油抱在胸前,和尚打坐一般。可是酒劲上来了,他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他梦见几个小孩挠他痒痒,一会是耳朵,一会是鼻子,眼睛嘴巴也被挠得痒痒的。他像八戒一样吧唧着嘴巴,哼哼几声彻底睡过去了。一会儿身子猛的一歪,他吧唧着嘴巴,本能的把自己拽回来,调整好坐姿,又沉沉睡去。再次猛的一歪,他索性放平自己,双手依旧抱着那一壶油,接着让几个小孩挠痒痒。也不知睡了多久,东方已是鱼肚白,他隐约听到鸡鸣狗叫。他想睁开眼,可眼睛像是被眼屎糊住了,睁不开。他用手指不停的抠搜着眼窝眼角,慢慢的睁开了眼,可手指上有许多泥巴。他一下子发觉自己一个头上的七个眼哪哪都不对劲,用手指一抠,泥巴一落,再一抠,还是泥巴一落,耳朵鼻子眼睛嘴巴,都遭了殃,还糟的公平,一个不留。再一看壶里的油,豁豁,折了一大截。哎呦我的天乃,真的遇到鬼了。可他不记得梦里的几个小孩长啥样。上面是儿时听的故事,下面就是真人真事了。我们那一代高考落榜者居多,录取比率小嘛,有一部分男同学走军人路线也能实现梦想,就是先当兵,然后考军校,那时候军校录取分数线相对普招录取分数线要低,我隔壁二嫂的姨侄(我们是同校不同科)就是改走这条路成功的。按说他是军人,正气会压倒邪气,可他有次回来说过,有一天晚上他手里拎着一桶油,金龙鱼们刚上市,老百姓还吃不上的时候,从连队往家走的路上,莫名其妙一桶油折了一截。但没发生其他惊险刺激,可能就是他的军人气质避免了一场遭遇。反正我们家是不带香油走黑路的,不能没有敬畏之心而明知故犯。二:夜半枪声还是这位军人校友说的。他们军人宿舍里有一间房很多人不敢住,几乎住进去的每个人都遭遇过夜半惊魂之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样的糟糕事很快在他们连队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来。那间房没人敢住了。一个带长(不记得哪个级别了)的军人不信邪,他带着夫人住进去了。带长的军人,一身正气浩然,脾气又大,而且手枪就别在裤腰带上。一开始反应不大,带长的军人愈加自信。可他的夫人渐渐的有了些异常,睡到半夜常常犯糊涂。后来带长的军人每天晚上把夫人紧紧地搂在怀里抱着睡,手枪就放在床头柜上,伸手就能拿到。可有一天夜半时分,他的夫人发出几声恐怖的尖叫声,她一睁眼突然看到了一个长发女郎飘在屋内半空中,拖着长长的舌条,杏眼圆睁。紧接着带长的军人一怒之下,拿起手枪“啪啪啪”对着屋内半空来了几下。尖叫声和枪响声突然划破静悄悄的夜幕,连队的人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后来捋出来连队以前发生的一桩自缢命案,说是一个军人要退婚。以前姑娘被退婚,名誉很难当,抬不起头。那姑娘是个烈性人,追到部队要个明白。结果明白要到了,军人嫌弃她是乡巴佬,她一气之下在房间里自缢身亡。她的怨气太重,就一直在那屋里。三:要坟地我小哥在15年正月初检查出大病来,第二年八月中旬病情加重住进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的第二天早晨我们几个亲人乘车赶过去。当时我小哥很清醒,他很淡定的跟我们交代后事,有一点我们几个都不赞成,就是他不要墓地,把他的骨灰撒到湖里。当时我很难过,强忍悲伤第一个反对,因为祖祖辈辈都是入土为安,老家没有这个先例,何况老家那么大,就没他一块地?留他一棵坟冢,每年清明冬至我们还能去祭奠一下,寄托哀思。没他一棵坟冢,感觉他在老家是被除了名的。我当时冒出的这么一种想法怂恿着我一定要劝说他。他说这个话题不争论,趁着清醒交代一下,这是他在这个世上最后一次交代事情,妥与不妥都听他的。当时他态度坚决,不容置否。临了他说了一句结语:妹子,别为这事让我们俩最后不欢而散。我不好再说,可我心里在待机。其他几个亲人也不敢再多说了。正好他的一个挚友赶来了。我在外面拦住他,泣不成声求他劝说我小哥,不要撒骨灰,我们带他回老家。他的这个挚友是个创业成功者,也是个大孝子,他每年再忙清明冬至都要亲自上祖坟,恭恭敬敬祭拜祖先。他们经常在一起,我小哥知道他很讲究这些。我算是求对人了,他多方面说服了我小哥。第二天晚上六点左右,我小哥停止了呼吸。就在这时,老家一个堂哥正好推电闸给家里送电,电闸合上一刹那,突然火光四溅,堂哥吓得一大跳,从来没出现过呀。我这堂哥呢,也是个小能人,比我大一岁,村干部当了很多年,自从我大哥走后,我们这一大家族的掌事接力棒就转给他了。我小哥原本不要墓地,一直没回老家给自个儿选一块好地,也没同这个堂兄弟提这个话题。后来因为我的坚持,挚友的劝说,他才临时改了遗嘱,所以墓地一事他得临时找这个堂兄弟上上心。小哥停止呼吸后,我就给堂哥打电话报丧,我刚开口说到墓地一事,他在电话里对我说:妹子,你这么一说我知道了,刚才是生(小哥的名字)老爷来过了。他用这种方式跟我打招呼,我肯定给他办好。接着他在电话里直接对我小哥喊话:生老爷,我已经知道了,我肯定给你办好,你安心上路吧。后来,堂哥选了一块地,他的挚友站前方一看说很好,我也跟着看了周边,最后我们三人意见一致。阴阳两界无法用语言交流,但可以用别的方式沟通。四:挡坟相接着说。在给我小哥选墓地时,我很想把我小哥安插到大家族的祖坟那一块。祖坟那一块从我爷爷辈就没进去,爷爷是早期革命者,被叛徒出卖,后来解押到外县被活埋。他的同仁去找过,想让他返回故里,但那里布有暗哨,作为地下工作者,为了顾全大局只好放弃。我爷爷也就无法归根。我父母和大哥大嫂也没进祖坟地,后来我问过这事,我的那些堂哥说,一是祖坟地已满,二是我家没人提过要进祖坟地。鉴于此,我一直没去过祖坟地去祭拜过。在给我小哥选墓地时,我提出让他进祖坟地。我堂哥怕我不相信,就带我去亲眼看一下。的确满员了,而且周边全部是临村田地。祖坟地旁边的顶隔壁有另一棵坟,我顺嘴一问。堂哥说是临村人家的坟,而且这棵坟已经被前面另一个村的房子挡了坟相,这个位置已经不好了。我一看,哦,这棵坟地本来站得高看得远,前面是另一个村的略底一点的一大片田地,成熟季节看稻浪翻涌,麦浪如潮,油菜泛金,可惜这家住户恰在前面挡了正前方的视野。我想在此安置我小哥的想法已经无望。我顺口问了一句,挡了人家坟相的那户人家运势怎么样?堂哥说,挡人家坟相还能有什么好,两个儿子好多年都不出后。我又顺嘴一说,那为什么还不搬走呢?堂哥说,他家盖房子的时候,这棵坟已经在这儿了,他都不考虑这事,现在谁还去多这一嘴。阴阳两界道理都一样,谁家门相给后来者挡住了,邻里打得头破血流也不会给你盖成房子。阴间打不到,不代表放过。好啦各位,今天就讲到这里,我们下期继续。【书迷小汇分享】

这篇关于亲历故事:不要带香油走夜路的文章就介绍到这了,希望我们推荐的答案对大家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