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凤凰男6年,他弟弟1句话,我们的婚姻有救了

莲花清秋
本文介绍了嫁给凤凰男6年,他弟弟1句话,我们的婚姻有救了相关内容,对大家解决问题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需要的朋友们一起学习吧!
《家归何处》往期链接

01:结婚6年,直到婆婆逼我卖房,才知嫁给凤凰男多糟糕!

02:结婚6年,直到被老公打了1巴掌,才知嫁凤凰男的下场!

03:结婚6年,直到婆婆全家住进来,才知嫁给凤凰男多糟糕!

04:结婚6年,公婆1句话,我们的婚姻完了!

05:结婚6年,被公公撵出家,才知嫁给凤凰男多惨!

06:结婚6年,直到老公借了100w给弟弟买婚房,才知我们的婚姻完了!

07:嫁给凤凰男6年,直到公婆上门要债,才知离婚真好!

08:结婚6年,凤凰男老公约会绿茶女同事,该摊牌了!

09:嫁给凤凰男6年,大姑姐1句话,我们的婚姻完蛋了!

10:结婚6年,婆婆还喂女儿吃过敏食物,这个婚离定了!

11:嫁给凤凰男6年,终于被奇葩公婆逼离婚了!

12:嫁给凤凰男6年,下决心离婚后,他终于开窍了。


每天一更,11:30发文,周末休息一天

第13集

1

葛琳琳万万没想到,小叔子直接找到了她单位。

她听说有个叫邓一河的客人来找她的时候,还以为婆婆一家都来了。

谁知,只有小叔子自己。

“嫂子,我,我,我想跟你说几句话。”邓一河紧张地搓着手,话都说不利索。

“到我们会议室说吧。”葛琳琳唯恐家里那点事被同事听了去,领着一河进了会议室,给他倒了一杯茶。

“什么话,你说吧。”她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

葛琳琳坐在邓一河的对面,一张长长的会议桌徒增了几分会议感,令气氛异常严肃。

邓一河脑子里一直在组织语言,他第一次到这样的办公室来,紧张压抑惧怕。他像个被面试的应届生,陌生的眼神小心翼翼地瞟着周遭环境。

“嫂子,我我我……”邓一河又结巴了,他一结巴,葛琳琳便觉得他是来讨债的,不免有点不耐烦。

“没事,你说。”葛琳琳不客气地催促。

“我不结婚了,你跟我哥和好吧。”他一口气说出来,憋的脸通红。

葛琳琳以为自己听错了,邓一河竟然不是逼她买房成全自己。

“我不结婚了,你们不用为我的事吵架离婚了,我,我,我,我今天就回去了。”邓一河低着头不敢看葛琳琳,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麻烦。

“为什么?”

邓一河站起来,道:“没有为什么,对不起嫂子!”他深深鞠了一个躬,转头出了会议室,人撒丫子就不见了。

留下葛琳琳发呆。

她没想到是这个结局。

她为自己的小心之心感到羞愧。

晚上,又要做志愿者,而且是不准请假那种。领导说了,除非发烧,得了传染病,否则就算是肾结石胆囊炎也得坚持做完志愿。

这是硬性要求。

葛琳琳再也不敢让邓家人去接圆圆了,她最先联系的还是弟弟葛生生。

“你外甥女没人接。”

“姐,我这会儿在郊区呢,我给你问问咱妈。”葛生生不知道忙什么。

“你最近在忙什么?神神秘秘的。”

“啊呀,我有事儿呢,真的。”

“算了算了,我找妈吧,你自己悠着点,别闯出祸又让沈女士抓住把柄!”葛琳琳挂了电话。

家里最闲的人都没空,还要麻烦老妈。早上刚跟沈女士呛过两句,这会儿又要求人。葛琳琳敲着自己的脑袋后悔不迭。

拨通了沈玉梅的电话,她还没张口,就听到沈女士那边噼里啪啦的在争吵,似乎是有客户在闹事。

葛琳琳刚喊了一声“妈”,沈女士就来了句“我这里有事,等下打给你”,接着电话就盲音了。

葛琳琳正在愁要不要再联系养父,她怕吃个闭门羹。这时,邓一山的微信来了。

邓一山:我刚送了我姐和一山他们上车,这会儿没事,今天一起去接女儿吧。

葛琳琳:我今天又要做志愿者,正想让我爸妈去接圆圆。

邓一山赶紧打来电话:不要麻烦爸妈了,我去接吧。我姐我弟今天都回去了,我爸妈明天回去,你要是不放心,我接了圆圆直接带她去你家,等你回来我再走。

葛琳琳还在犹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圆圆刚出事,她不敢再信任邓一山。

邓一山见她半天不说话,支支吾吾犹豫不决,于是又说:你实在不放心你跟我视频,还有女儿要吃的要涂的药你告诉我,我回去给她用上。

其实以前也是邓一山接的多,他工作比较弹性,而且有车。他是圆圆的爸爸,按理说是最好的接送人员,但是葛琳琳不信任他了。

邓一山无论怎么保证都让她惴惴不安,心神不宁。

葛琳琳思忖了半天,道:我这里实在走不开,那你接到圆圆了就跟我视频,到了我家再给我打个视频电话。

邓一山:放心上班,我晚上给圆圆做点好吃的,你早点回家。

圆圆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不久之后,老妈沈玉梅打电话过来,问她什么事,是不是圆圆没人接?

“邓一山说他去接,接了送到我们家。”葛琳琳道。

“他?你让他别接了,我让我们医院的姑娘去接,接了放在医院,这边有好多小姐姐跟她玩,也不会无聊。”

“可是妈,圆圆昨天才进过医院,今天又在幼儿园一天,还是让她回家休息比较好。”

“妈妈这个点也比较忙,刚才有个客人做了胸,自己不注意保养,伤口还没好就洗了几次澡,现在伤口发炎流脓了,怪我们医院手术有问题……”

“妈,别说了,我理解。我们女人要做点事很难有分身乏术。”葛琳琳打断了母亲的喋喋不休。母亲一旦歉疚,就会一直解释。

她妈其实怕她。

2

邓一山接了圆圆,父女俩有说有笑地跟葛琳琳视频。

上了车,圆圆拿着手机一直和葛琳琳通话,邓一山开着车,时不时插两句嘴。葛琳琳发现圆圆的精神不是很好,说着说着躺在了车上,而且一直想挂断。

“圆圆,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妈妈我有点累。”圆圆有气无力地说。

“那你先躺一下,回家了休息休息,圆圆今天辛苦了,妈妈要晚点回家,乖乖的听爸爸的话,回到家让爸爸给妈妈打个电话。”

“嗯嗯。妈妈再见!”

圆圆挂断了电话,手机放在后排座位上,眼皮子打架一样慢慢地闭上了。

邓一山一直以为圆圆只是困了,身上也不烧,哪里也不疼,只是一直想睡。他把圆圆带回家,又跟葛琳琳打了个视频电话,一直到葛琳琳放心了,他才挂掉。

圆圆说她什么也不想吃,肚子胀。

邓一山摸了一下圆圆的肚子,胀鼓鼓的,便问:“圆圆,你几天没有便便了?”

圆圆摇摇头,说不记得了,这几天一直困,今天一天没精神,中午的时候睡了很久,有时候肚子会疼一下,但是过一会儿又会好。

邓一山就让她先躺一下,自己查了一些有助于消化的清淡食谱,照着做了两个菜。

养父不久后回来了,两个男人下厨,邓一山做圆圆的饭菜,养父做全家人的。

两个男人交流起做老公心得。

葛斌:一山,这件事我作为长辈要倚老卖老批评你两句,你爱你的家人,你想帮你弟弟,这些都没错。但是你现在成家了,也有了孩子,理应为老婆孩子着想。否则都像你这样,今天卖房子,明天高利贷,哪个女人能有安全感。

邓一山:是,爸,我知道这件事我做得不对,我对一河有愧疚,我弟这么大的人了,头一次有姑娘愿意跟他结婚,我也是想帮家里一把。对我们来说只是换个房子,对我家里人来说,是人生大事。

葛斌:说来说去,你还是没有把琳琳和圆圆当做你的家人。我们做男人的可以苦自己,但不能让妻子孩子跟着我们受苦,更不能受我们连累。你就说我吧,我完全可以住大房子新房子开好车,但是那不是我赚来的,是琳琳妈辛辛苦苦赚来的,我不拖后腿就行了,再不能剥削她的劳动果实。你如果有能力,你怎么帮你弟弟都不过分,但是要卖了你和琳琳共同的房子,让妻女受苦,就不应该了。尤其是,这房子里还有你丈母娘当初出的16万。当年她让你们写借条,我还觉得她故意刁难你,多此一举,现在看来,是非常必要,非常具有前瞻性,她是为了保障琳琳的利益。

邓一山:爸,你说得对,是我欠缺考虑了。

葛斌:想想圆圆长大后,如果连基本的生活都要被老公压缩,你会开心吗?

提到圆圆,邓一山陷入了沉思。他可不希望女儿受苦,哪个王八蛋敢欺负女儿,他能拼命!

但葛琳琳呢?她也是别人的女儿。养父的话,让他体会到了葛琳琳的心情。他确实欠考虑了。

忽然房中传来哭声,圆圆不知怎么了,哭的歇斯底里,邓一山一听到女儿的哭声,飞奔着蹿进了卧室。

他看到圆圆捂着肚子,痛的一直哭,眼泪大朵大朵的掉。

邓一山不知所措,很是心疼。

3

邓一山抱着圆圆去医院了。

又是挂的急诊。

圆圆刚来,护士就说:“这不是前两天休克的那个小姑娘吗?她当时昏迷了好久,小姑娘的妈妈哭得伤心得咧。”

邓一山想起那天他和沈子琳在一起,手机没电了。他到医院的时候,圆圆是醒着的,所以并不清楚也没有看到圆圆昏迷。如果像护士说的。圆圆昏迷了很久,他想葛琳琳一定吓坏了,伤心死了。那个时候他竟然还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真是个混蛋。

邓家也没人跟他提圆圆休克长达几个小时,他也一直以为圆圆不过是过敏出了痒疹。如此看来,也就不怪葛琳琳生气,跟他闹离婚了。

医生要化验圆圆的屎尿,查看是否有炎症。

护士让邓一山给圆圆用开塞露,圆圆毕竟都五岁多了,应该避讳一些,于是他拜托护士姐姐带圆圆去女卫生间,护士姐姐不太乐意,说急诊室还有许多事等着。

邓一山总不能把圆圆领男厕所,他进女厕所也不行啊。就为了这个问题在医院里发愁。

一筹莫展的时候,丈母娘沈玉梅来了。

沈玉梅给家里打电话问圆圆的情况,听葛斌说圆圆又进医院了,她赶紧丢下一切来了医院。

还好沈玉梅来了,她给圆圆取了粪便和尿液的样本,送去化验,等化验结果。

圆圆诊断出来是便秘,过敏吃的药有一点安眠成分,所以会昏昏欲睡。昨天输的液小孩子的身体无法代谢完全,加上在学校吃了一些油炸食品,便堆积在腹内。

其实用过开塞露圆圆便便通畅了,肚子也就不疼了。但是安全起见,还是等了化验的结果。

一个便秘,化验了好几种,花了几百块。

现在的医生都不看病了,只看报告。

在回去的路上,邓一山开车,丈母娘沈玉梅陪着圆圆坐在后排。

沈玉梅问圆圆:以后一直住在外婆家好不好?

圆圆瞪着大眼睛:那我和爸爸妈妈的家呢?

沈玉梅:外婆家就是妈妈家啊。

圆圆:是不是妈妈想让妈妈的妈妈陪着,就像圆圆也要妈妈陪着一样?

沈玉梅:是啊,圆圆真聪明。

圆圆:那妈妈就在外婆家住一天,在我和爸爸家住一天。

沈玉梅笑了。

别看圆圆才幼儿园,她非常清楚哪里才是自己家。人家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对任何人来说,从一出生就存在的配置,是脑海中默认的“家”。

正在开车的邓一山听了丈母娘和女儿的对话,心里很不舒服,便插了一句话:妈,圆圆还小,我不想她知道我们大人之间的事,她应该在无忧无虑的童年中长大。

沈玉梅笑了,什么无忧无虑,是从三百万的家搬到一百多万的破房子里吗?

邓一山道:妈,今天我很感谢你来医院,也很感谢你生育培养了琳琳,但在房子这件事上我和你的观点不同,我不认为幸福和房价等同,我们小时候住在下雨漏水的房子里,也很开心。还有,我弟弟为了不拆散我的婚姻,他说他不结婚了,他不忍心我卖房子,也不忍心我们因为他的事闹离婚,我的家人不是吸血鬼,我不希望他们被误会……

未完待续,每日一更

《家归何处》,宝宝们支持下笔芯,(づ ̄3 ̄)づ╭❤~

P.S.1减肥路上

这篇关于嫁给凤凰男6年,他弟弟1句话,我们的婚姻有救了的文章就介绍到这了,希望我们推荐的答案对大家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