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说:“女人若非碰到不得已的事,不会向事业发展”

在别处文艺志
本文介绍了亦舒说:“女人若非碰到不得已的事,不会向事业发展”相关内容,对大家解决问题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需要的朋友们一起学习吧!


文 | 蔡庆中

姐姐的一公结束了。舞台没有太大的惊喜。

我觉得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大家对这一季的姐姐有更高的期待。

总觉得她们不止于此。

这一季《乘风破浪的姐姐》又一扫上一季的低迷,被很多喜欢。

因为,这一次的姐姐都曾在自己的领域有过突出表现,甚至做到顶尖。如果不是男人的拖累,可能会有更好的事业。

不像去年,感觉很多来翻红的“关系户”。

这一季的姐姐们,每一个都是有故事的女同学,都是油锅里滚过的人生。

“艳照门”确实可算是香港娱乐圈分水岭。在此之前,张柏芝、阿娇、陈冠希等年轻人初尝走红滋味,接过了天王天后的交接棒。在此之后,他们都沉寂下去,香港影坛一下子就后继乏力。

阿娇的感情、事业乃至人生在此摔了一大跤。

出事后,她第一反应是打电话给陈冠希,结果曾经那样亲密的男人,此刻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这个男人当时正忙着出来开发布会宣布退出香港娱乐圈。

但阿娇无法这样潇洒说自己退出娱乐圈。她自幼丧父,在外婆、姨妈、舅舅家辗转……甚至还被母亲寄养过托儿所。

“缺爱”和“缺钱”构成了阿娇的童年,然后又影响了她一生。

相比之下,出身富裕家庭无忧无虑阳光帅气的陈冠希自然吸引她,照耀她,引领她,也令她自卑。后来她接受《志云饭局》采访,谈到为什么答应拍艳照?她说,自己也不知道,大概是害怕失去对方,所以在引导下就同意了拍摄。阿娇说:“我觉得谁没蠢过?可能有些人会好聪明,但我对爱情,是很蠢。”

两人相识时一个19岁,一个20岁,正当青春年华。分分合合四年。正式分手后,阿娇沉寂了一年才接受麦浚龙追求,上《志云饭局》还说陈冠希是她交往的男友中“算是最喜欢的一个”。而陈冠希的女友一直不断……“艳照门”涉及多位女星。

“我不喜欢跟陌生人讲话,人太多时我会怕,会害羞。我紧张的时候就会笑不出来,我只是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欲。”“艳照门”之后,美丽的阿娇几乎完全将自己封闭起来。

直到2012年,阿娇承认和韩国人权宁一交往。

长相普通的权宁一打动阿娇芳心是因为有一次阿娇急性盲肠炎入院,痛得全身无法动弹,权宁一留在身边照顾她。而且“他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给我很大的信心,看到我有些不好的新闻,他都叫我不要理,永远站在我身边支持我。”可见“艳照门”一事留给阿娇多大的伤痛和多深的后遗症。

这个权宁一以商人身份混迹韩国娱乐圈,据说和阿娇恋爱后,通过阿娇牵线成为英皇韩国艺人代理。

两人分手的原因,官方说法是异国恋聚少离多。

私下则有报道称,权宁一另结新欢,恋上韩国练习生。

两人2013年5月分手。

2016年5月,前“少女时代”成员Jessica郑秀妍承认与权宁一恋爱,并表示当时已经交往三年。

这次郑秀妍也跨越千山万水来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来之前她的个人品牌Blanc & Eclare刚被曝卷入“债务诉讼”,公司的CEO正是权宁一。

对此权宁一表示:“从这段时间Jessica的相关报道来看,标题中时常会出现‘欠债80亿韩元未偿还的Jessica’这样的修饰词。钱是公司借的,不是Jessica啊。”

这边,阿娇在苏见信介绍下认识了新男友、整形医生赖弘国。

追求阿娇的时候,赖弘国很是花了一些心思,各种贴心陪伴。据说赖弘国恐高,却答应陪阿娇从4000尺高空一起跳伞。阿娇就觉得这个男人愿意为自己付出……

当时阿娇一心想结婚, “我不想找男朋友,我想找结婚对象。入行十五年了,我不想照顾别人,我想找一个人照顾我。” “我的年纪不小了,我不想花时间去拍拖。我从没遇到像他这么贴心,对我这么好的人。”

两人认识三个月,一起去夏威夷玩,阿娇就说,不如买个结婚戒指吧。

赖弘国吓了一跳,他显然是没有准备的。卡上的钱都不够,不得不打电话给自己公司的会计汇钱来。

但阿娇明显要的就是一段婚姻,一场婚礼。后来在香港办酒,英皇老总杨受成又是包酒席,又是送楼,新郎赖弘国只需要出席便可。

以前女明星喜欢嫁商人,以为可以拥有安稳的生活。可商场如战场,翻手为云覆手雨。很多女明星嫁了商人后才发现对方身家可能还不如自己,还需要搭上自己的名气来让对方创业挣钱。赖弘国婚后就拿阿娇的形象给自己的整形医院打过广告。

更令阿娇感觉不舒服的是他婚后态度的转变,当她从女神变成他的老婆,有次阿娇让赖弘国帮忙递一条毛巾,赖弘国就直接将毛巾扔到她脸上,导致砸到阿娇的眼睛。

结婚14个月后,阿娇宣布离婚。

一转眼,赖弘国就有了新欢,今年宣布求婚成功,而女友已经怀孕。

赖弘国夸赞新女友Alice愿意辞掉工作陪伴自己,更透露说,求婚当天只买了一个5万台币的钻戒(大约1.1万人民币)。他强调说自己可是愿意拿出50万台币的预算,但Alice却坚持要简单便宜的,不希望他太浪费。

阿娇离婚后,对媒体直言“不会再结婚”。

和很多女生一样,她真的太爱自我批评,自我反省。爱上靓仔受伤,她就和不帅的男生恋爱;恋爱受挫,她就表示自己不适合恋爱,更适合结婚;婚姻破裂,她就说自己也不适合结婚……永远在自我否定,自我检讨。哪怕漂亮如她。

当年“艳照门”之后,阿娇的演唱会被取消,电影《出水芙蓉》无法上映,《梅兰芳》中的镜头全部被删,演艺事业几乎停滞。

很多偶像组合也就是在这些变故之下解散的。然而Twins并未解散,是好姐妹阿Sa的坚持,“我庆幸出道时有阿娇相伴,所以不要说拖累,我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各自飞的人。”

阿娇不能出来表演,阿Sa就以本名蔡卓妍继续工作,但不是单飞。

2009年,蔡卓妍推出首张个人专辑《二缺一》,“每晚回到家里/快半残废身躯/入睡床没法睡/杂念来又去/往往仍记起你/过去共你一起。”

只能说,男人惹祸,关键时刻幸好还有姐妹在身边力挺。

那段时间,阿Sa独自面对媒体,遇到记者故意问她“艳照门”,她都会当场发火:“不要在这个时候讨论这个,这件事已经够复杂了,只希望快点完结。”

2010年,两人终于再次合体,Twins开启《人人弹起》世界巡演。

2018年,阿娇婚礼上,新娘扔捧花环节,阿娇直接撇下新郎赖弘国,越过人群,将捧花交到伴娘阿Sa手中。

另一位“姐姐”王心凌也曾遭遇前男友网络曝照。

2010年范植伟在网上曝出他和王心凌曾经的亲密照,更在随后的采访中称:“我原本以为她才17岁,第一次(初夜)应该是给我的,没想到不是”。

据说这个新闻让王心凌崩溃大哭,不得不暂停所有工作。

她另一位前男友欧定兴也趁机出来接受采访,表示自己没有夺走王心凌的初夜,两个人只是“抱抱亲亲”。

这就是震惊当年台湾娱乐圈的“初夜门”事件。

和阿娇一样,王心凌也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父母离婚后,母亲就患上抑郁症。

缺爱的王心凌在华岗艺校时和欧定兴恋爱。欧定兴就是《流星花园》中的青河。结果欧定兴出轨,这段恋情终结。

2000年,在出演电视剧《车正在追》时,王心凌和范植伟坠入爱河。

范植伟一度是台湾一线小生,还被王家卫签下。和王心凌恋爱阶段跟很多处于事业上升期的男明星一样,范植伟绯闻不断。甚至劈腿尚未成年的杨雅筑。

期间,他还和一个“姐姐”许茹芸传过绯闻。

两人合作偶像剧《来我家吧!》,据说有次在冷天拍牵手戏,导演已经喊卡,范植伟仍旧“贴心”地握着不放。后来许茹芸表示:“拍戏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喜欢他。”

并且,“他当时说没女朋友。”

和范植伟分分合合几年,王心凌说:“我是个死心眼的女人,如果感情真的到了这个地步,绝不会因为我有了名气或者比较红而分手。”只是,男人也这么想吗?

据说在交往中,范植伟还对王心凌施暴,“对她动粗过,我记忆中有两次,一次在机场,一次在忠孝东路的大街上。”

范植伟一直有暴力倾向,自己还曾爆料说不想听王家卫碎碎念劝他好好工作,于是和王家卫“发生肢体冲突”。

后来他跟嫩模柯佳青求爱被拒,恼羞成怒之下锁住车门,在车内狂扇对方巴掌。在被扇了30多个巴掌后,柯佳青爬窗户才得以脱身。

范植伟之后,王心凌和演员姚元浩被拍到沙滩密会。

只能说,王心凌的审美确实多年未变。姚元浩和范植伟是同一类型帅哥,浓眉大眼短寸。

这次《乘风破浪的姐姐》中王心凌一出场引发众多中年男人的回忆杀,也是因为她的审美多年没变。居然还是一身校服蹦蹦跳跳唱着甜美情歌。要知道曾经的蔡依林、萧亚轩们都已经转型,连杨丞琳都变成大女人,让中年油腻男陌生,不敢接近。这时候一回头,发现王心凌还是那个乖巧的甜妹子。一时间恍惚自己的青春好像还没有过去。

所以与其说他们喜欢的是王心凌,不如说是借着她的歌舞短暂回春。

和范植伟一样,姚元浩也是个在感情上不清不楚的人。他之前和隋棠交往七年,王心凌被认为是第三者。为此,王心凌回应说:自己绝对不可能做第三者,因为在以前的感情中曾经也是受害者。

关键交往过程中,姚元浩又和隋棠复合……

更令人崩溃的是,多年之后,姚元浩也“一不小心”在网上发布了王心凌的私密照。

后来他解释说,这张照片并不是自己发的,只是以前相恋时觉得可爱而偷偷拍下的,并没有诋毁王心凌的意思……

分手之后,女生最多是回头求复合,男生们怀念前女友的方式,怎么都如此致人死地呢。

阿娇和阿Sa因为一个男人更加巩固了彼此的友情,而黄奕和霍思燕却因为一个男人在网上掀起骂战。

2011年10月17日,霍思燕在微博怒斥“圈中一怨妇型女星”,称对方“愚蠢”“贪慕虚荣”,“别一有电影要上的时候,就把你的肥胖油头前夫扣在我身上!”

第二天,她干脆直接点名怒骂,称其长期雇水军黑她是小三,然后在微博末尾直接@了黄奕。

现在的明星们都活得战战兢兢,生怕一个负面形象就不得翻身。不像那时的娱乐圈轰轰烈烈,两位当红女明星指名道姓炮轰对方。

事件还是要从黄奕讲起。

黄奕同样出生于离异家庭,父母各自组建新家后,她是跟着奶奶长大的。这导致她非常渴望拥有一个家,一段美满的婚姻。

在和聂远等人分手后,黄奕与某房产公司执行董事杨溢相恋。有娱乐节目曾经采访到黄奕好友:“婚房都已经看了,准备结婚了,结果2009年黄奕在拍《一路有你》,(杨溢)就好像跟霍思燕火速勾搭上了,然后和黄奕分手。”

原本是一个男人的移情别恋,最终却往往变成两个女人的战争,男人却倒好像可以完美抽身……

之后黄奕和认识了41天的姜凯闪婚,仿佛负气一般。不到一年,这段婚姻就破裂了。

和霍思燕骂战的时候,黄奕正和富二代黄毅清相恋。黄毅清还在网上帮黄奕写打油诗回骂,并且@霍思燕本人。

黄奕那时候一定不会想到,不久黄毅清这些污言秽语都会用到自己身上。

两人结婚生女后又迅速离婚,闹得天翻地覆,他在网上说她出轨,她说他家暴,他说她虐待孩子……

他在网络后面依然过着逍遥自在的富家子生活,而黄奕是公众人物,是女明星,这样的骂战对她的形象自然是有损伤的。于是关于黄奕的一切商业合作全部停止,还面临着7000万的巨额赔偿。演艺事业基本中断。

黄奕多年后总结自己的两次婚姻:“第一次是因为我那时想结婚,为了结婚而结婚,第二次是自己想要个小孩,为小孩而结婚”。都不是因为遇到良人。

黄毅清的骚扰在2019年8月终于画上了一个暂时的休止符,因为他因贩毒被判有期徒刑15年……

在这个时候,黄奕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慢慢出来上节目,面对公众,恢复工作。

“姐姐”那英倒是没有被前男友曝私密照,当年男友直接给她曝光了一个私生子。

她和足球运动员高峰因为共同的爱好打麻将走到一起,爱情长跑十年。中间还由于高峰踢不好球,球迷就怪是那英影响了他的状态,甚至被丢过水瓶……是的,在有些人的逻辑里,男人都是没有错的,错,一定是因为他身边的女人。

2004年那英怀孕,当时她和高峰仍未结婚。就在她怀孕期间,王纳文带着和高峰3岁的儿子王圣元出现。

最终,还是要那英生下儿子后出来发声明,表示如果王圣元和高峰真有血缘关系,支持他履行父亲的义务。

经亲子鉴定,孩子当然是高峰的。那英这才死心,带着儿子离开了他。

在那英的声明中,最后一段话是:“我作为女人,也要告诫所有已婚未婚的女人们:请珍惜并更多关心你所拥有的男人,尤其在他失意或郁闷的时候,否则他将很难抵制外面的诱惑……”

女人啊,真的太爱自我批评了!

这些“姐姐”都是被男人耽误了事业,还有一些“姐姐”因为男人主动舍弃事业。

比如宁静,在自己演艺事业最辉煌的时候选择去美国结婚生子。去的时候是电影圈大女主,合作的导演都是姜文、何平、冯小宁……回来之后,开始转战小荧屏。

张蔷也是。当年她是“磁带女王”,“为了刊印张蔷的唱片,工人一天三班倒,供应商们拿着现金就在门口等,什么时候唱片印好了,大家都开始哄抢。”1986年就上了《时代周刊》。

1988年,21岁的张蔷退出歌坛结婚生子。随后开始做家庭主妇。但她这样的牺牲奉献并没有换来完美婚姻,几年后丈夫出轨……

张蔷离婚,复出。

亦舒在《玫瑰的故事》中说:“女人是很痴心的,女人若非碰到不得已的事,不会向事业发展。”

虽然这个话现在听起来都有点过时了。《乘风破浪的姐姐》做到第三季,越来越多各行各业做到顶尖的、各种气质类型的“姐姐”出现。

“师太”亦舒写的都是香港都市女人,曾经是引领过我们的,如今回看她的话觉得过时,证明这个时代在进步,女人们在进步。

但女人确实更容易沉溺于情感,而忽略了自我。

这段时间我在看契诃夫的《萨哈林旅行记》,在这部报告文学里,契诃夫调查发现,那些流放萨哈林的女犯人“都是因为恋爱和家庭事件犯罪判刑的。”“甚至那些因纵火罪和伪造货币罪来此的人,实际上也是在受着爱情的惩罚,因为她们是受了情夫的唆使才犯罪的。”

至于男人呢,他们可太有自我了。契诃夫说他有时候到农舍去,问那些女苦役犯,同居的男人哪里去了?她们常常回答说:“谁知道啊?无影无踪。”

男人总是可以随时随地无影无踪。

不过好在,姐姐们就算历经沧桑,还是可以乘风破浪。

就像香港另一位女作家李碧华说的:“最强的女人会最弱,最弱的女人会最强。女人就像一颗眼珠,从来不痛,却禁不起一阵风、一点灰尘叫它流泪。遇上酷热严寒竟不畏惧。”

宁静后来说:“我不知道被劈过多少次腿了,被劈腿不一定表示自己很弱,女生为什么总要扮演小鸟依人的角色呢?”

所以在这些姐姐中,我当然欣赏每一个离开渣男后又重新振作搞事业的她们:张蔷、那英、宁静、胡杏儿……也祝福找到王传君的齐溪,和袁弘相爱的张歆艺,以及跟年下男陈若轩传绯闻的张俪……

但,我最喜欢的是曾经追求大张伟的黄小蕾。

当初她喜欢大张伟就勇敢表白,被拒绝了也不气馁。据说大张伟喜欢会英语的女孩子,她就去努力学英语,你看这次节目中不就用上了,成了郑秀妍的“鬼才翻译”。

虽然没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她勇敢,大方,直爽,敢爱,没有得到也不自我否定,继续潇洒上路,继续爱,直到遇见真爱。

最后,把宁静、阿娇一公演唱的《情书》歌词送给看这篇文字的每个姐妹:“这样的话或许有点残酷/等待着别人给幸福的人/往往过的都不怎么幸福。”

谨记。

✄值班编辑:达丈卫


近期文章

点击可看


“我害怕人类互相残杀的战争甚于害怕自己的死亡”

这,就是我们农村女人的一生

请回答2021答卷

黄老师2022手绘月历

老王子《黄金海岸》

茨威格爱情说〡乌镇戏剧节

上海电影节〡笑场〡戛纳电影节

海朋森〡野外合作社〡南京早上好

成都铁胃〡红山动物园〡迪士尼〡聊天记录

上海电影节〡黄老师2021手绘月历〡我的天才女友

请回答2020


-------------------------------------


微信回复以下关键字,

可分类查看往期文章:


星座〡名人〡翻书〡 

看剧〡电影〡音乐〡 

话剧〡春梦〡生活〡作者 

-------------------------------------

在别处(in-elsewhere)

▥ 文艺志 ▥

黄佳诗(巫婆)、蔡庆中、项斯微

共同打造

分享文艺心头好,交流日常生活事

合作电话:Ms.黎,15950450017















这篇关于亦舒说:“女人若非碰到不得已的事,不会向事业发展”的文章就介绍到这了,希望我们推荐的答案对大家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