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打字,我还是更喜欢手写摘抄

新经典
本文介绍了比起打字,我还是更喜欢手写摘抄相关内容,对大家解决问题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需要的朋友们一起学习吧!

电影《将来的事》

写在前面

今天,谁还在手写摘抄?

写摘抄是我童年记忆的一部分,一开始是为了完成语文老师的作业,积累好词好句,作为作文素材。后来渐渐爱上写摘抄,每当被一句描写、一段对白击中心脏,就想把它收藏起来。在一次次笔尖与纸张的触碰中,我狭小的生活似乎可以被无限伸展开去,藉由文字抵达远方。

后来,电子设备的发展,让我的读书与记录都渐渐转移到了线上。且不说手写摘抄,就连写字本身,都成了一个陌生的动作。

然而我发现,有不少人仍坚持着手写摘抄这种最原始的方式。他们不像手账博主那样精心装饰本子,有人甚至没有一个固定的本子。抄写不是为了向他人展示,仅仅是为自己捕捉心灵触动的瞬间。

纸张与笔迹,盛放了他们的一小部分生命。

(提示:文末有福利!)

电影《当我们仰望天空时看见什么?》 是摘抄本,也是记忆的收纳箱 @一帆悬,博一学生 手写摘抄能让我放慢节奏、抚平心绪。在最传统的纸笔与手脑的互动中,记录来自他人的心声,让它与我产生某种跨越时空的连接。 大四时,有段时间早上醒得很早又睡不着,在夏天的凌晨四点多爬起来,一边反复听着Mark Bradshaw朗诵的Ode To A Nightingale(夜莺颂), 一边在本子上抄写全诗。抄完后站在宿舍的阳台上,对着蒙蒙亮的东方朗诵。 我记得外面的树林里隐约有鸟叫声,空气潮湿而温暖。 抄了皇后乐队 Too Much Love Will Kill You 的歌词 @尝辛,大三学生 我主要记录让我有触动的词和短句,以及当天的见闻、灵感。都非常简短,有时候只是几个关键词。 它有一个功能是提醒我不要遗忘。 很多社会事件,比如东航飞机失事,在我看到新闻的当天,就会把相关的信息记在本子上,后面几天也会写一点自己的想法。过一段时间,我也会忘,记录也就到此为止了。但等到每年做跨年回顾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来。 记录有很多种形式,除了摘抄本,还有自己的朋友圈、手机相册里的截图、聊天记录等等。回看的时候,这些记录会相互佐证。 我自己有一个公众号,会发表一些对公共议题的想法,写了两年多,结果前段时间被永久禁言。而我记在摘抄本上的想法,只要不被雨淋,没有丢失,就会一直留存。 @George,预备役支教老师 我喜欢写字的过程,在看别人的字或者字帖的时候,就会去观察对方怎么写的,手指会不由自主地比划。写字的时候,有一种字形和文意的统一感,誊抄也会有创作的感觉。字的样子可以反映我这段时间的状态,在本子上翻看,前后对比,会很明显看出自己的变化。 另外就是,总觉得一打开电脑就是在工作,打字会限制自己,而手写的时候更自由,可以控制字形,手写画各种箭头很方便,思路也更流畅。 摘抄本就像是我自己编写的一本手册一样。跟朋友聊天时,突然想起摘抄过相关的话,就会找出来给朋友们看,内心求夸赞。 我现在的本子不是严格意义的专门摘抄本,除了抄书,什么都会往上写。比如歌词,比如……暗恋过的人的名字。 那时,我把他的名字抄了100遍。因为真的很好听啊! 电影《蓝色大门》 纸张与笔墨的气息,是电子产品无法取代的 @老唯佳,编剧 我有点强迫症,只用moleskine这个牌子的本子。每年写一本,写完的本子,就放在抽屉里。 因为会同时读不同的书,摘抄本我会前后同时用,最终在中页汇合,这本就算用完了。去年之前我都不怎么用豆瓣,本子承担了标记图书的功能,主体摘抄,最后一页记录读过哪些书。 遇到好的句子,如果不抄一遍过一过手,会担心它像竹篮打水一样地流失掉。如果是摘抄知识性和结构性的内容,会有种理清楚了并进入心流状态的快乐;如果是好的字句,就能在抄写的过程中再感受一遍作者的语感和语言的妙处,这种时候我的字迹就会潦草些,因为有点激动。 不是所有的书都能进摘抄本,值得摘抄的,我会把它归到“硬”的一边。其他的就是“软”的,读过就过了,或者没有一个句子打动我让我想抄,这种就“进不了本”。如果我夸一本书好,就会说“啊让我摘抄到停不下来”。 翻动之前写完的本子,甚至可以闻到那段时间生活环境的气息。咖啡馆的、家里熏香机的、香水的、笔墨的气味揉在一起,是独特的记忆。这是电子产品给不到的。 我手写摘抄,但没有摘抄本 @莫非,编辑 我没有专门的摘抄本,读到喜欢的小说段落,会随手写在手边的任何纸张上。图中就是一张论文纸的背面,和已沦为草稿本的五线谱本。上面是去年抄的卡佛《好事一小件》和斯特劳特《奥丽芙·基特里奇》的结尾。 小时候大多爱抄散文句子,而现在多抄的是小说,且都是较长的段落。每读到一些令我心潮澎湃的段落,会愈发感到这些文字犹如艺术珍品,恐怕,抄写对我来说就是对小说这件艺术品的“把玩”。唯有抄写,可以郑重表达我对这些文字的喜爱。 看重的是抄写的过程,抄写本身就是目的。通过抄写,我更加切肤地感受文字,迫使自己彻底地浸入文字世界。 不会收藏,也不会保存整理,有些抄完的纸张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了。因为抄写完的那一刻,目的已经达成。 @朝朝,运营 以前上学的时候空闲时间比较多,就手写在本子上,现在会在iPad上用笔记软件手写,主要是觉得本子带来带去不方便,也容易丢失,而在iPad上写可以同步到云端。 在电子设备上依然选择手写而不是打字,是因为,只有手写才能给我一种仪式感。总觉得,打字打出来的是很机械的东西,而用手写笔,会更加个人化,让我感觉我是在记录关于自己的东西。 居家隔离的两个月,我抄满了一整个本子 @洋流,记者 我上中学的时候,语文老师要求我们每人准备一个本子,一天写日记,一天写摘抄。那时是2009年,我抄郭敬明和韩寒的小说,抄《萌芽》里的文章,用青春疼痛文学式的语言写日记。它没有带给我完成作业的压力,反而是我每天最期待、最先完成的事。 上了高中,除了新概念出来的青春作家,我们也开始看《悲惨世界》《百年孤独》之类的经典名著,还会全班传阅,有时候传到你手上时都已经翻烂了。我抄这些文学书,也抄名人名言和漂亮的句子,抄得越多,知道得越多,把它当成备考的方式。当时如果作文写得好,在班里的地位是很高,写得特别工整的摘抄本,老师也会给大家传阅。我一直保留着这个习惯,也有虚荣心在。 现在写摘抄,更偏向于抄理论书或短诗,有时看到微博上对某个事件的评论,我也会抄一抄,还注明博主的名字@××,好尊重版权啊(笑)。 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隔离在家,没有工作,一个人无所事事。看了很多书,也看财新等媒体上跟疫情有关的报道,等到晚上安静的时候,就会抄一抄、写一写。两个月的时间,我就写完了一个本子。 2021年劳动节假期的第一天,我从北京西站坐车回家,遇上了停运,我和万千劳动者一起滞留在车站。挤在黑黑乎乎的大厅里,所有人都很焦躁,我身上没带书,就翻看随身带的那些本子。看到库切的一段话,觉得很适合当时眼前的情景:
严格地说,他和他们是同时代的人,但是他却没有这种感觉。他感到自己已是中年,过早地到了中年:那些苍白,歇顶,筋疲力尽的一碰皮肤就会起皮剥落的学者中的一个。但深层的他仍是一个孩子,对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十分无知,充满了恐惧,不知所措。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巨大而冷漠的城市里,在这里,仅仅为了活着就意味着需要永远死命拼搏,力求不要倒下?
有次朋友来我家,在书架上看到我的本子,当时她觉得,哇,你写了这么多。其实我觉得这对写作者来说挺常见的。在上一家媒体工作的时候,我在办公室里会拿一页页白纸随手写,离职的时候翻出来,才发现攒了好多。平时去采访的路上,我也经常会带一本跟采访主题有关的书,边读边抄。 其实很多内容抄过也就忘了,但之后每次翻出来,都常看常新。 在留言区聊聊你关于手写摘抄的故事吧!如果想分享照片,可以从后台发送给我们。 我们将综合点赞量和内容质量,抽出两位朋友,分别送出新经典出品的手账一本~ (除特别标注外,文中插图均为受访者供图) 策划:颜和封面:电影《何时不是读书天》排版:小豆
版权说明:本文版权归新经典公司所有欢迎转发朋友圈,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这篇关于比起打字,我还是更喜欢手写摘抄的文章就介绍到这了,希望我们推荐的答案对大家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