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的拍摄对象,请告诉我你很安全可以吗? | 拍摄团队专访02:摄影指导篇

双相躁郁世界
本文介绍了@失联的拍摄对象,请告诉我你很安全可以吗? | 拍摄团队专访02:摄影指导篇相关内容,对大家解决问题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需要的朋友们一起学习吧!

口述 、摄影 / 武一凡 

纪录片《过山车玩家》摄影指导 

采访 / 刘欣子、Emile、菠萝包 

剪辑、编辑 / 酒吞童女 

剧照、审校 / Emile 

众所周知,我们团队正在拍摄一部聚焦双相亲历者(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及其亲友)的群像纪录片。许多读者都对片子的拍摄进度感到迷惑好奇,但是纪录片制作周期确实很长,正片预计还需要一年多的时间才能跟大家见面。在成片之前,我们会在公众号、哔哩哔哩以及新浪微博(疯狂暗示大家移步关注)的同名账号不定期更新剧照与主创团队视频专访,希望和各位读者共同见证《过山车玩家》的诞生。条件允许的话(比如有场地支持与赞助Orz),我们也会在摄制组到访的城市举办线下放映交流活动。

第二期视频专访,我们把镜头转向了持摄影机的人——摄影指导武一凡。

纪录片《过山车玩家》(暂定名)

拍摄团队专访02:摄影指导篇


 武一凡: 我没有觉得我在帮别人,我一直觉得我在受帮助,不然的话我们不会有拍摄小分队。


下面是视频的文字稿~

你在团队中担任什么工作?

担任摄影,以及其他需要我担任的工作,比方说是导演的助理。

菠萝包:比方说开一天车。Emile:导演助理、司机、生活制片,天呐还有啥?

我是一块转,哪里需要哪里搬。

菠萝包:nb!

你现在的拍摄原则是什么?


尽我所能地,让你(拍摄对象)能说出你希望说出的事情,同时尽量不影响你自己的生活。

拍摄中有什么让你感到不舒服的事情?


让我最不舒服的事情是,我认为已经拍出了我希望拍的东西,然而她们(导演和制片团队)都认为那不是我希望的。

比方说,我现在要拍一个角色a,摆好了机位,我会出于礼貌去问导演意见,她可以有她的判断,可以作出修改,也可以不改。然而,每次在探讨过程中,他们都会认为我做的是掌机的工作,而不是DP(摄影指导)的工作。

掌机和DP的工作有什么区别?


掌机更像是一个技术工种,一个工具人,而DP更多的是在技术的基础之上,把控影片整体的画面风格以及构图,更多涉及情绪的一种表达。

你对这部片子有什么期望?

我特别希望能让别人在这个片子里看到,双相亲历者生病以后,回归正常社会有多难,这个是我们公众一直没有体验过的。

第二个是,我希望大家能看到,一个人生病了,这对ta自己的生活会有哪些影响、多大影响,这个是我们很难表现到位的。亲历者可能说不出来,我们也不好拍出来。

拍摄这部片子对你个人有什么影响?


有了更多探索的可能和渠道,让我更了解自己一点,毕竟每天会有特别多的信息量,我们也一直在探讨,脑子一直在运转。


拍摄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没有任何人质疑,但是在我看来难的是,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所有人都相信我的态度,让别人相信我足够真诚、我没有抱有恶意去做这件事情。

这个期待是针对所有人的吗?

第一梯队肯定是我们的拍摄对象,第二梯队是被拍摄对象相关联的人。第三梯队是能看到我们这个片子的人。

你认为被误解的几率大吗?

我们一定会有观点输出,所以说被误解的几率很大,但是我相信至少第一梯队认可我们,更会帮我们澄清。误解会不可避免地产生,也会在拍摄对象的澄清之下无限地变小。

我不希望公众认为我们是抱有恶意的,我们可能好心做错事(结果论),但我不希望别人质疑我们的好心(出发点)。

如果被误解了呢?


人力有时尽,天意不可违。我可能揉揉头,然后跟刘咪咪(伴侣)说sad:(

刘欣子:狗!

你的担忧是什么?

对未来的忧虑。

要说已经发生的话,我们遇到过采访对象失联了的情况,我个人特别担忧。比方说担忧我们小朋友ta是不是出问题了,我们山东的小伙伴是不是出问题了。这种生死未卜的担忧对我来说是挺压抑的。

我是一个把事往坏里想的人,会特别担心他们人身安全,所以我希望我们联系过但又失联了的小伙伴能够告诉我们你很安全,这就可以。

你在拍摄中遇见过道德困境吗?

遇见过,但我觉得这可能是你们(团队)给予我的,其实在那一刻,我的本能已经替我做出选择了(而不是陷入困境和纠结)。

比方说,我们的拍摄对ta会不会是有问题的,ta会不会又消失,如果ta又消失,是不是ta又犯病了,或者是出现了什么不可控的情况,或者是接受我们的拍摄会不会给ta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从而产生了不可控的负面影响,这些都是隐藏在我身边的。

就好像对于刘咪咪(制片人)来说,拍下来是最重要的,但对于我来说,道德制高点更重要。在某种意义上讲,这种道德困境和我摄影的身份是有一点对立的,但是我的潜意识已经替我做出了选择。

现在的拍摄有什么变化吗?

事实上我拍得越来越多的,不过拍摄的重心是我确定ta愿意被拍的人。如果现在出现了一个陌生的人A,我可能在那一刻还是会把手机放下来。

你最坚持的拍摄原则是什么?


对于拍摄群体的保护。

就好像我们家装修,可以现在不装这个东西,但是我需要未来有装这个东西的基础。如果拍摄真的影响了ta,改变了ta未来的基础,进而对ta在未来作出选择和改变产生了负面影响,那在我看来是不可接受的。

你对目前的工作状态有什么感受?

打不倒我的,都会使我更优秀。

Emile:哈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笑点在哪,就是觉得太搞笑了惹(非嘲讽)(ಡωಡ)hiahiahia






纪录片《过山车玩家》(暂定名)第二阶段宣传片






纪录片《过山车玩家》 (暂定名)

我国大约有840万双相情感障碍(躁郁症)患者,他们的家人朋友也生活在情绪漩涡中。因此,我们把双相患者及其亲友都称作“双相亲历者”。2019年,我们团队开始拍摄大陆首部聚焦此题材的群像纪录片,力图与采访对象一起探索他们的生命、生活与生存,而不局限于共同的疾病标签。截至2021年4月,我们已经走访了北京、广东、甘肃、山西、上海、浙江、江苏、四川、山东以及福建等地区,拍摄了44名双相亲历者与精神健康从业者。未来一年里,我们将继续跟进记录他们的生活并进入正片剪辑阶段。独立纪录片制片不易,但为双相亲历者发声这件事,我们不畏风雨。


导演手记:01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02精神科医生需要做到共情吗?03生活在异国,双相会轻松很多吗?04其实,我的真诚是被迫的05世界在我的眼睛里,是有滤镜的06当你老了,是谁还爱着你虔诚的灵魂?07这是第一次,我如此用力地看和听08“你也是蘑菇吗?”
拍摄花絮:

2020年9月|仰望星空,能喂饱自己吗?

2020年10月|被误解vs被忽视,你选哪一个?

2020年11月|人生如戏,我只想演我自己


主创访谈:

01疫情这么严重,我们为什么还要为躁郁症患者拍纪录片?

02为什么我们在拍纪录片而不是科教片?
基础科普:

双相情感障碍是小众群体吗?| 840万过山车玩家期待被你看见

欢迎大家移步到微信视频号、哔哩哔哩、新浪微博搜索“双相躁郁世界”关注我们的同名账号~

  ‍

这篇关于@失联的拍摄对象,请告诉我你很安全可以吗? | 拍摄团队专访02:摄影指导篇的文章就介绍到这了,希望我们推荐的答案对大家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