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常永明
前篇:天生我材必有用(上) 时值夏五月, 此日上午十点多,王长顺和陈二驴种完一块青莜麦时,转往西沟畔,发现西沟土崖下躺着一个孩子,走近一看,张山老汉的亲孙子死在那里。

张山老汉先是老泪纵横,后是怒火冲冠,叫道:“这是阶级报复!”自认为在运动中与人结怨,仇人在伺机寻仇。

不到中午,一辆绿色吉普车驰进南沟村,车上下来的是刑侦科长,还有一个老警察,法医谢丽,二十出头,英姿勃勃,她是第一届公安大学工农兵学员,正在实习期。紧接着,三辆摩托驰来了,下来六个持枪警察,接下来,老警察与刑侦队长到死者家中去询问详情。谢丽与六个警察前往西沟勘察现场,并用白粉画了死者的方位,其实,现场早已被破坏无遗了。张山认为是阶级报复,于是竟将孙儿的尸体抬到生产队大会场,张姓一大群人哭的叫的骂的乱成一团。

谢丽勘察现场时,发现沟畔草滩上有一群羊,一个小羊倌扔下羊群,站在沟畔看热闹。令她新奇的是,这个小羊倌衣着干净,久在野外,面容黑一些,但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格外有神,直到她们拍完照离开,他仍静静伫立在沟畔。这是一条干土沟,一丈多深,是山洪的创作,土崖上不远不近有些小洞,是一些野鸟的巢穴。

小羊倌就是周震水,和他放羊的是老韩三,模样是大羊倌或老羊倌。其实,老韩三一直听从周震水的指挥,这个放了一辈子羊的老社员,他感受到了知识的力量,这个小娃娃识得风雨,知晓地理,羊吃了毒草或被毒蛇咬伤,他都有办法处治。于是,老羊倌自动在心中交了权。

震水看了一番三元的死地,回到羊群,莫明其妙地问了一句:“三大爷,这几年咱这地七寸儿还有吗?”韩三喊了一声头羊后说:“七寸儿这种蛇少见了,但还有,六七年前生产队那头大公羊,就是被七寸儿咬了,小半天就死了。那蛇咱可别招惹……”震水若有所思地吹起一支山曲。

此刻村里已闹翻了天。法医谢丽进行了尸检,结论是他杀。后脑钝器所击,但不致命,颈部被扼,窒息而亡。此论一出,张山号啕大哭,而后跪在刑侦队长面前,求他做主,赶快抓住凶手,碎尸万断。张姓几十号人围在队委会,七言八语。倒是三元妈妈燕娥傻傻守在儿子身边,一动不动……

这一边,就在李银锁的家里开始排查可疑对象,有三类人:曾到过现场一带的,与张家有仇怨的,与死者生前经常在一起的。结果排查出十个人。其中有范根喜,他属于与张家结过仇怨的,就是挖肃中的事。调查范根喜是这样说的:“你们要说老张山,我倒是想掐死他,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当时流行语)。但是,三元小娃娃,我可真下不了那狠手。是谁这么狠呢?咋就不对老张山下手呢?”老警察笑了一下,挥手让他去吧。最后,剩下三个人了,王长顺陈二驴,他俩最早发现死者,又是黑五类。另一个则是李定,李张两姓本有旧怨,前三天,李定又和张山因为一件琐事吵了一架,李定曾骂过一句:“你再不说人话,小心断子绝孙!”

中午羊群回村饮水,青莲的大女儿灵燕急冲冲跑来找周震水:“小舅,我爹成了杀害三元的嫌疑犯了,这可怎么办呀?我爹哪有那心肠。小舅,我爹胆小,抓到县里,管保会屈打成招的……”震水放下羊铲羊包,径直走向了三元停尸的村大会议室。

案件锁定了嫌疑犯,李银锁本来想招待一下这些警察同志,结果自己的老爹竟成了杀人嫌疑犯,一下冷了脸。刑侦队长出身于造反派,雷厉风行,带嫌疑人回局里,饭后一审,此案总保马上告破。

  

李定居中,一边王长顺,一边陈二驴,三人戴了两付手铐,六个警察押着被推出李银锁的院门,三家的亲属已在门外,看热闹的也越聚越多。李定气白了脸,高声骂道:“张山老狗,老子一回来就捅了你……”王长顺除了叹气,给青莲母女使眼色:“回去吧,我没事。”最数陈二驴神色自若,一双色迷迷眼睛在看热闹的年轻女人们身上瞅个来来回回。

在队委会门前三个人被塞进车的最后边,那车就吼着掉头转向,六个警察已在发动摩托,此时,急匆匆跑来一人,挡在路中,“停一下,停一下……”刑警队长一肚子火了,又是嫌犯家属吧。“小羊倌!”谢丽认出了在现场勘察时见过的小羊倌。

“你要干什么?”下了车的刑侦队长大步走来,那六个警察也从摩托上凶煞煞跳下来。

挡路的是周震水,他微笑地说:“你们抓错人了,我知道凶手是哪个。”刑侦队长一听,火气小了一点,此时谢丽和老警察也走过来了。老警察很严肃道:“小后生,这个不是开玩笑的。”看热闹的村里人不由紧张起来,青莲叫道:“小水!你……”周震水对警察们平静地说:“我带你们抓凶手去!”只一句,六个警察还有刑侦队长都不由地拔出了枪。

周震水一脸自信地走在前面,却是推开了队委会的会议室门,里面停着三元的尸体,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三元的妈妈燕娥,另一个是三元的二叔闻讯赶回来的养路工张平和。

“谁是凶手?”那队长恶狠狠地问道。

震水却对法医谢丽招手,“来,来,凶手在这里。”谢丽惊诧地走近前,震水把停放尸体桌子拉了一下,然后指指三元大张的嘴巴:“凶手,就在里面。三元不是他杀,纯属意外。”谢丽出于职业本能,从包里拿出一支强光手电,向里面照去,震水指点道:“从上颚看看。”“那是什么呀?”她直起身问震水。震水环视了众人一眼:“那是蛇尾,这种蛇叫七寸儿,只有竹筷粗细,长不足一尺,故叫七寸儿,剧毒。”

刑侦队长一下没有火气了,“小同志,你是说蛇钻进咽喉?”

“你们都瞧一下。”震水让开个地方。老警察看完后:“是的,外露一小截蛇尾,难道不是人为的?”张平和摇摇头,“这种蛇,谁能抓来呀!”燕娥看毕,“天呀,这不是作孽吗?”她才哭出了声。

室内已有一股尸味了,人们看过那咽喉处都退了出来,谢丽拉了一把周震水:“脑后伤怎么解释?”在门口,周震水作了这样一番解释:

“今天是周日,孩子们不上学,乡下孩子一定在野外疯玩一番,一般是掏鸟窝挖野菜或抓黄鼠。你们在案发现场时,我也去看过了。三元他们是在沟崖下掏鸟窝,平和叔,你是知道有一种山雀就是穴居的。”

三元一定不是一个人去的,他身材一米二三吧,而洞穴最低的那个也有二米,他一定是搭人梯上去的,大张着嘴掏鸟穴,其情可想了。当意外发生后,他一定后仰倒落。你们走后,我找到了沾了血的石头,不是活石,现在还在。这就是三元的脑后伤的由来。”

震水有理有据地分析,话锋一转:“平和叔,你回来就好啦,这个案其实你能破的。找到给三元做人梯的那个孩子不就真相大白了。只是张山爷爷一定认为是阶级斗争了,误导了上级领导。”

谢丽脸红了,刑侦队长与警察们面面相觑,倒是那个老警察有了主张:“事主家属,你们同意这一结论吗?”张平和苦笑着:“明摆的事实,不认也得认。”便招呼几个张姓族人,商议如何葬了这个不幸的孩子。

人们想起车后座还塞着三个嫌犯,放了出来,已是满脸红涨,大热天,李定只顾喘气……

震水转身要离开时,却让老警察叫住了:“你是不是一中六七年武斗流血事件中那个看了一夜尸体的学生?”震水也认出曾询问过他的那个警察:“大叔,咱俩可真有缘,下次如果再这样见面,我可要和大叔撮土为香叩头结拜啦。”老警察哈哈一乐:“我冯忠真想有你这个小义弟了。”询问了几句震水的情况,老韩三正吆羊路过,震水赶快告别去放羊了。

冯忠叹口气,“可惜了一个法警人才了,竟做了一个羊倌。”

谢丽脸刷地红了。她意识到,自己这个工农兵学员,做一个优秀法警,还需要走相当漫长的一段路。但她从此脑海里抹不掉一个人影了,小羊倌——周震水。

  

下午,此案的原委就在村中传开了,三元是和张平和的二儿金元一起玩的。正如震水推断,当他们看到一只山雀钻进一个小洞穴时,壮实金元蹲下来,让瘦小的三元蹬着双肩上去,意外发生,三元倒地后,双手抓着颈部,双眼圆睁,发不出声音,吓坏了金元,金元悄悄溜回家……张家很不安宁,张平和满院子追打儿子……

黄昏,羊群归来,村里已将震水破案的话题谈论成了话渣了。

震水家里,李定的老婆来了,送来二十几个鸡蛋,说老头子让感谢震水的救命之恩的。麻二婶推让再三,最后回谢了两挂蘑菇。正好震水回来,给找了几味草药,说让李叔洗洗手腕的铐伤。

不一会儿, 陈二驴来了,进了屋,也没说什么客气话,拿出一本发黄的手抄本,一本正经地说:“我早有个念头,这本书,看来你会有用的。”震水接过一看,封面上写:《狱伤疗法》。

陈二驴坐在炕沿上说:“这是戚大胆临死前送我的。他病倒后,我和冯六去照顾他。二嫂你知道,我俩都是走夜路的,戚叔这人见过世面,对我俩从不告发。我们呢,照顾他,感激他老人家的恩情。见我行医,就把这本书给了我。戚叔其实是个民间高人,解放前做过侦探和监狱长。震水,我知道你最终不会做羊倌的……”

只有麻二婶端茶应和着。震水已被这本书吸引住了。内容是各种刑法致伤后的症状以及相应处治方法,药物针灸等等。

陈二驴深深一叹:“可惜这孩子啦,看那个女法医,人模人样的,险些让她给害了,那地方,好进难出呀。做法医的,一定要手托良心头顶着天做事。”

这句话,震水听见了,也记住了:手托良心,头顶着天。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该文作者是内蒙古察右中旗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现退休居察右中旗。

【本期幕后】策划:小超编辑:小超校对:敏敏 作者往期作品回顾:
【校服与校徽】校服的意义人在他乡故事多让我沉思许久的一本书老家的那种“招魂”术
乡村那些渐渐消亡的手艺
九儿啊,到中旗的葵花田里来
老家的俚语
那几个书记(上)
那几个书记(中)那几个书记(下)
土豆的悲剧:六个土豆,一条人命
题除夕在当下这段特殊日子里从《西游记》中看“管理”土财主的观念草帽山
开奶娶你的花轿从我门前过(歌词)张瑜先生
家属房吹塌天的传说(一)
吹塌天的传说(二)
吹塌天的传说(三)吹塌天的传说(四)
两夫争妻
接骨神手
陶令一笑享太平(上)
陶令一笑享太平(下)
程高升的三把火
耕牛之死
一计安天下(上)
一计安天下(下)
第一个诉苦大会
村里来了个右派(上)
村里来了个右派(下)
最早的行贿者(上)
最早的行贿者(下)
王四虎也死了(上)
王四虎也死了(中)王四虎也死了(下)
大风暴(上)
大风暴(中)
大风暴(下)
雨过天晴(上)
雨过天晴(下)
一鸣惊人又如何(一)
一鸣惊人又如何(二)
一鸣惊人又如何(三)
一鸣惊人又如何(四)
一鸣惊人又如何(五)
天生我材必有用(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