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常永明


上篇链接:

海水不可斗量(上)

第二天天麻麻亮时,陈二驴金粟就到了润牛的店铺,邢润牛已在等待。他按照陈二驴的吩咐,齐备了香纸,陈二驴让润牛祭拜之后,他又念念有词,然后邢润牛在屋顶挖了第一锹土,这工程就开始了。

董石匠首先提出第一个意见,土屋的屋顶上有一尺厚的黄粘土,铲下来,堆放到另一边,新屋盖顶时要用,省下料,也省了工。老屋的椽檩已有几十年了,这翻修一根旧的也不要了,全是新料。精细鬼马上提出第二个意见,旧木料旧门窗咱先堆到车马店的院里,市民生火炉用得着。只要你说得对就照你的办,这是冯金粟这个年轻人的办事原则。

范根喜吆马车拉上旧木料,二麻虎跟在车后,这时的二麻虎自从开枪走火后,性行大变,人变得格外心细。那件事在他心头刻下了烙印,每每想到,必冒冷汗。打死根喜会如何?如果根喜告发枪打在墙上的伟人像上,又将如何?于是做事说话格外谨慎。到店院里,卸下料,堆好码好,然后再去砖厂拉砖。

精细鬼在开工第二天,提出又一个建议,说他找到一个不用出住店钱的住处,可以每天节省八块钱。八块钱!所有人便停下手中的活儿。冯金粟马上和精细鬼去探个究竟。

这就需要介绍这精细鬼了,他生于山西,长于南沟,一路逃荒而来。吃尽苦头,过日子精于计算。他有许多名言,“朋友再深厚,不能动用三百六。”三百六十斤是指一个成人丰年的口粮数,就是说从不留亲朋好友在家吃饭。“口粮二百八,老婆回娘家。”遇到灾年,他会隔三差五让老婆孩子回娘家去。至于集体劳动中,他的名言是“锄地摸皮皮,莜面细鱼鱼。”是指在劳动中尽量偷奸取巧,回去可以香甜地吃莜面鱼鱼。任何一个队长都讨厌他。

而这精细鬼在冯金粟的帐下,还发挥了才能。他看上了一个去处。在县城西门边上有一排民房,几年前这里发生一件血案,那户人家丈夫与东邻女人勾搭成奸,他的老婆一怒之下,砍杀了自家男人,又去杀那淫妇,结果人家越墙逃走了,这个女人就自杀在淫妇家中了。自此后,这两个院子荒芜起来。

冯金粟便去找城西街道办,结果街道主任喜出望外,“你们随便住,太好啦。”原来这一排住房居民一直要求搬迁,说经常夜里听到女人的哭声。西邻这位人家也搬走了,想住得联系。

“难道咱们就不怕不吉利?”穷讲究极力反对。“咱有陈二驴先生,怕它个抹脖子鬼!”范根喜一语中的。两个院子一清扫,这陈二驴还装模作样烧纸焚香一番。他们住进去了,不但宽敞,还省下一笔开支。

穷讲究忙了一个晚上,在大门上挂出一木牌,邢润牛用红笔书写:南沟为民建筑队。院内四间正屋分别挂了四个小牌:办公室、后勤处、职工宿舍一、二。两个院子,在中间院墙开了个门,顿生人气。

润牛的旧屋墙是土坯垒的,这次全用新砖新瓦,范根喜用马车装上土坯要拉到城西门外,三捣鬼提出他要替二麻虎走一趟。果然,他让范根喜马车绕了一段路,一进城外的四新庄,三捣鬼喊着:“卖土坯,卖土坯!给钱就卖。”那村里人忙,院墙坏了的,垒猪窝的……见有人送到门上卖土坯,一车三块钱,卖了。不几天,旧椽旧檩也处理了。

能省的省了,人人一盘算,这项工程抓紧一天,收入就增加一份。整整十五天,一家别致的店铺在县城西街就鹤立鸡群了。董石匠提高了地基二尺,青砖红瓦,格外亮丽。董木匠搞个斗拱飞檐,门窗对称。又让穷讲究弄些油漆涂刷,红柱黄窗,引得行人市民多来观看。

完工之日,刘三夫妻来了,从羊场带来一只羊。瞎鼓匠该上场了。瞎鼓匠,并不瞎,职业也不是吹鼓手,他在文革前,特别崇拜小吹塌天,做梦也想拜他为师。赶上文革破四旧,他理想破灭。但凡十里八里有小吹塌天的演出,他一定跑去听到散场。有一次,他跪在小吹塌天面前要拜师。小吹塌天叹口气:“年轻人,这县文工宣传队你是进不来的。”就送了他一把小号唢呐。整日家胡吹,便有了“瞎鼓匠”的绰号。与李银锁为邻,李银锁为了耳根清静,便趁机打发他出来。

邢润牛新铺落成,穷讲究放鞭炮,瞎鼓匠小唢呐吹的是《扬鞭催马送粮忙》,引来许多许多人,达到了广告效应。县城里有了一支建筑队的名号。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该文作者是内蒙古察右中旗人,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现退休居察右中旗。 【本期幕后】策划:小超编辑:小超校对:安强 作者往期作品回顾:
【校服与校徽】校服的意义人在他乡故事多让我沉思许久的一本书老家的那种“招魂”术
乡村那些渐渐消亡的手艺
九儿啊,到中旗的葵花田里来
老家的俚语
那几个书记(上)
那几个书记(中)那几个书记(下)
土豆的悲剧:六个土豆,一条人命
题除夕在当下这段特殊日子里从《西游记》中看“管理”土财主的观念草帽山
开奶娶你的花轿从我门前过(歌词)张瑜先生
家属房吹塌天的传说(一)
吹塌天的传说(二)
吹塌天的传说(三)吹塌天的传说(四)
两夫争妻
接骨神手
陶令一笑享太平(上)
陶令一笑享太平(下)
程高升的三把火
耕牛之死
一计安天下(上)
一计安天下(下)
第一个诉苦大会
村里来了个右派(上)
村里来了个右派(下)
最早的行贿者(上)
最早的行贿者(下)
王四虎也死了(上)
王四虎也死了(中)王四虎也死了(下)
大风暴(上)
大风暴(中)
大风暴(下)
雨过天晴(上)
雨过天晴(下)
一鸣惊人又如何(一)
一鸣惊人又如何(二)
一鸣惊人又如何(三)
一鸣惊人又如何(四)
一鸣惊人又如何(五)
天生我材必有用(上)
天生我材必有用(下)
海水不可斗量(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