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太阳是一种飞行动物以俯视的姿态同时也是一份投入体内的能量,完全掏出来 鸣叫压低杨树飞翔攀登云朵的鸟,影子盖过房屋、小溪、庄稼的拔节翅膀,收割升空的喧嚣 灰白身材的炊烟都得到直立行走的动力 ▲邻居那些猪,顺从青草像看到亲人,朋友顺从饲料顺从懒散的太阳 ,滚动一身泥巴是一粒喜欢潮湿的种子顺从主人擦拭它的灰尘和运动反抗绳索、刀子邻居是树上的鸟 ,相遇就摇动树枝落下簌簌的花瓣和歌词过道,放一双鞋子她的眉头,锁住一张好看的脸 ▲秋收行走江湖,镰刀,一条好汉截住四处乱窜的风和摇头摆脑的金黄色跟玉米近距离成熟是他饱满而又得意的姿态怀揣一截冬天的路程 鸟鸣干枯依稀可见对夏天的恐惧以致收敛喧嚣和呼吸不敢触碰夜色弥漫父亲和唢呐为玉米拔节招魂,承载月光寄在夏夜的皎洁 现在,父亲又握住秋季的盎然将自己镶嵌在木柄里,任丰硕迎面扑来 ▲雨雨线穿过,家乡是时间的晶莹和温柔 很久没有依偎,墙角温暖,坚固如亲人般的呵气,喘息和炊烟有同样的缠绕,只取安安静静孤独属于此刻的天空 匆忙,总是邻居的独选草帽,围绕他的晴天麦秸色。村里留守的三户人家之一圆圆的一个句号 石头袒露出了该淋的部位

作者简介:焦小明,常用笔名海明,晋城市作家协会会员。喜欢码字,堆成风景。部分作品散见《中国青年报》、《天涯诗刊》、《并州诗汇》、《太行日报》等多家诗刊网媒。

责任编辑:郭晋兵微信投稿:15935606259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