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王允的过人之处,不是把董卓干掉而是把貂蝉炒成“网红”

2021-10-05 10:11:44同甘共苦

 

文:硕鹤君(读史专栏作者) 

 

王允,这个名字,人们并不陌生。他是《三国演义》中巧使连环计,成功离间董卓和吕布,一举除掉国贼董卓的“王司徒”王大人。

三国故事中,一条清晰的线,将王允人生撕裂成天翻地覆的“矛盾”两半。

除董卓前,他是心忧天下、除暴安良的朝廷重臣,受人尊敬;除董卓后,他是自满膨胀、残害忠良的昏庸权臣,令人切齿。

好在,无论如何潮起潮落、风云变化,他一手炒作的“网红”貂蝉,千古流芳,既是他一生最大的杰作,也为整个三国时代增光添彩。

起起落落,浮浮沉沉。这件成全别人的小事之中,藏着一个真实的王允自己。

年轻时就很会“包装”自我

“饰言文章,而后论之”,善于包装是出来混的人的必备技能。

出身于官宦世家的王允,很小表现出了很强的“经纪人”潜质。时任太学生领袖、着名“品评员”郭林宗,就曾称赞他“王生一日千里,王佐才也”。

不过王允一开始包装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王允初入仕途时的官场,景象吓人、混乱不堪,桓帝昏庸、宦官专权,阉党“手握王爵,口含天宪”。许多正直官员不敢管、也不敢问,整日饱食昼夜、随波逐流。此时,偶有仗义执言、冒死顽抗的官吏,就会被人们视为清流、大加褒赏。

官场“硬汉”,成为王允准备为自己打造的第一个“人设”。

小黄门赵津贪横放恣,无人敢惹,王允仗义向前,“讨捕杀之”;太守王球徇私枉法,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王允刚正不阿,“犯颜固争”。

一身血性、浑身是胆的王允,搅动起了汉末官场的一潭死水,“王硬汉”屡登“热搜”,曝光度得到持续增加,刚正不阿的形象渐渐得到世人认可,人缘也越来越好。

一次,王允因举报“十常侍”之首的张让与黄巾军“私通”,彻底得罪了权倾朝野、树大根深的宦官集团,几次被报复下狱、问斩。

朝廷最高长官何进等“三公”竟联名为王允“请免”,向灵帝陈述王允斐然的政绩,理应“请加爵赏”,如果处死,那就是“责轻罚重”“有亏众望”,才最终逃过一劫。

包装自我是对工作谋划的重新定位、是塑造个人品牌的重要法宝。

在那个兵荒马乱、各路势力野蛮生长的时代,年纪轻轻的王允,第一次尝到了包装带来的名声“甜头”,他慢慢发现,学会包装,才会能吸引人,才能更好地飞黄腾达。

亲手打造“千古第一女谍”

王允的人生充满了“弹性”,他不但能来“硬”的,玩“软”得,也很有一手。

董卓进京后,入朝专权、横行霸道,驱逐袁绍等众多政治反对派,杀害丁原等大量武力威胁者,“硬”的吓人。王允深知,如果自己与董卓“硬”撞,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他只能徐图良策、另谋出路,放弃“硬汉”的自我设定,夹起尾巴做人。

一个夜深月明的夜晚,长吁短叹的貂蝉映入了王允的视野。多年来,风姿绝代、闭月羞花的貂蝉,在王允府中训习歌舞、优礼相待。

如今这枚“棋子”将成为王允走向权力巅峰的“突破口”。

貂蝉不是真实历史人物,她只是王允培养的众多女间谍的一个“代称”。“貂”即形态妖艳、敏捷狡黠之意,“蝉”是品行高洁、声高凄切之意。“貂蝉”实是一位既妖艳妩媚、又冰清志洁的“双面”女人。

貂蝉或许不存在,但貂蝉这样的女人一定存在。

王允决定打造一个貂蝉IP,去实现自己的初心使命。

首先,用“包装”,捧红貂蝉。王允认貂蝉为“义女”, 精心编制其成长经历,大大增加了出身“含金量”。

其次,靠“新闻”,增加好感。王允经常组织各类家庭聚会,大量邀请朝政名流,并让貂蝉出演C位。一直“养在深闺人未知”的貂蝉,一出场就占尽风头、蔚为大观,一下子火出半边天,流量涨粉极快。

最后,造“绯闻”,精准推出。王允利用美色制造诱饵,将身姿俏美、细耳碧环的貂蝉同时送到董卓和吕布身边,借助情感增加猜疑,让他们相互倾慕、相爱相杀。貂蝉也智勇双全、左右逢源,成功离间两人、激化矛盾,巧妙摧毁了董卓的专制时代。

舍得下本钱的王允,认准目标后,一边坐庄、一边包装,苦心经营数年,生生把平凡普通的貂蝉炒成了中国古代“第一女间谍”“四大美人”,自己成功接手董卓“大权”,赚得盆满钵满,闪亮人生舞台。

王允作为一个羸弱的“文官”,在刀光剑影之间,一步步走到了权力巅峰,其表现出的最大能力,不是做事,而是布局,打造貂蝉“人设”就是他善于布局的重要体现。

布局者方能成大事,善于包装、善于借势,不断提升格局,才是人生逆袭的唯一途径。

撕掉“假面”,不幸身死陨灭

奋斗终身,王允终于运用自己的胆略与智谋,立下大功,完成了铲掉国贼的梦想。

从尔虞我诈中奋起,在董卓淫威中成长,见惯宫廷争斗、明枪暗箭的王允,此时早已练就一份“老狐狸”般的狡黠与圆滑。

外加,王允“灭董”后天下士人的拥戴,又有天下第一猛将吕布和京师禁卫军保护。

王允心中,一颗汉王朝“复兴”梦想正在冉冉升腾,他的眼中只有一事:扫清西凉董卓残部,席卷天下振兴汉庭。

羽翼丰满、形势大好的王允,撕去了多年来谨小慎微、曲意逢迎的“面具”,他决定真面示人、大开杀戒,不玩包装、不搞“花架”,真刀真枪干点大事。

可没想到,兔子急了眼也会咬人。被逼急的董卓部将李榷、郭汜、樊稠、张济,在贾诩的建议下,以为董卓报仇为名,起西州大军二十五万,兵犯长安。

叛军一到,朝廷部队竟立刻倒戈向王允进攻,里应外合之下,即便是吕布这样的绝世猛将,也连连败退。

李榷等人数日便攻破长安。天子登宣平楼安抚,叛军要求杀死王允。王允自感愧对朝廷,从宣平门跳下,以死谢罪。

十年一觉江湖梦,梦醒已是枯骨人。吹灭帐前灯,对王允而言,培育貂蝉的苦心、铲除董卓的辉煌,如今已化为一身月光。

几分缠绵,几分悲壮。纵观王允的一生,他与何进除宦官、携卢植保少帝、同吕布灭董卓,可谓回回惊险、件件刺激、样样出名,就连他的死,也是那么干净利索、与众不同。

功败垂成之间,让人不得不感慨王允的曲折人生、急转直下,上升之路漫长艰难,失败却来的如此突然。

人生如戏,从来不易。王允作为东汉末年可以改变局势的关键人物之一,在诛杀董卓之后,靠顽强的坚韧,一度使东汉有了一丝回光返照,值得肯定。但是“不掌”兵权的王允,任凭多么会包装、多么会运作,也已经无力回天,这或许是王允“其兴也勃焉、其衰也忽焉”的最大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