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

日本惊现“高中穷忙族”!18岁的窒息生活,有你想象不到的压力……

2022-07-03 22:07:56设计清单


明明还是孩子啊!


——日站君


  “明明还是孩子,却被逼成了大人。”

NHK特别节目录制组出版的《高中生穷忙族:“看不见的贫困”的真相》,将我们的视线直接引导到日本的高中生穷忙族。

※穷忙族:又穷又忙,每天忙着谋生无瑕考虑人生发展,然后越来越穷,陷入无尽的负循环。

日本每6个人中就有一个相对贫困,被称为“穷忙族”(Working Poor)的新阶层正在逐渐形成。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在日本,打工的高中生占到了51%,高中生穷忙族应运而生。

看到这,你是不是和日站君有相同的疑问,这些高中生,不上学吗?

 他们的青春,不一样…… 


“不工作就上不了学”,这是日本高中生穷忙族的现状。

在NHK《高中生穷忙族》这部纪录片里,有父亲去世后,相依为命的哥哥川上翼和14岁的弟弟川上优,一月5万日元的房租由政府低保支撑,剩下的钱都要靠自己。 一面是难以维系正常生活的家人,一面是自己的前途命运。

因为是上的定时制高中,每天早晨9点到下午4点,哥哥都会到乌冬面店打工,5点半之后再到学校里上课,‍‍‍‍‍‍‍一个月能拿到8万元的薪水。

弟弟从傍晚5点半工作到晚上10点,每个月可以拿到5万日元的收入。

 

川上优说,光靠哥哥的工资是不够的,自己也必须出来干活。

 

他们的生活费节约到了极致,一双鞋穿了4年。

打工和课业忙的不可开交是常态。

“维持生活是最困难的,也有吃不上饭不得不忍着的时候。”

最惨的是,家里电和煤气一起停了的绝望时刻,兄弟俩整整两天没吃过东西,还是到朋友家蹭饭解决的。

九点半放学,哥哥第一个冲回家,给弟弟准备晚饭。 与回家的弟弟一起坐到饭桌前,已经是夜里11点。

做饭、照顾饮食,哥哥翼代理了母亲的角色。

弟弟优这样形容哥哥: “就像爸爸和妈妈一样,两种角色都有。不单赚钱养家,有事的时候也可以依靠。家庭方面也兼顾,就像妈妈一样。”

在父亲去世后,哥哥本来萌生了辍学的想法,但是弟弟一直鼓励他。

 

兄弟俩交谈许久后决定:“我们一起努力吧 ”。

 

我们可以成为一对互相帮助的兄弟!

· 感动!我们也要好好生活! ·

在纪录片之下, 很多网友都被兄弟俩乐观、坚韧不拔、互相帮助的力量所感动。 “个人看的不是穷困与否 而是在这种艰难的条件下那种互相扶持的力量。大家都要加油。” “他们真的好心酸,可是他们没有怨天尤人,脸上没有一丝悲观,而且笑的好真诚。他们晚上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就是为了继续活下去。”

还有网友对兄弟俩的收入做了科普: 第一日本果蔬不比肉类便宜,第二两兄弟一个月的打工费十三万日元,换算人民币的话大概七千八百多元,在中国可能可以过的不错,日本的消费水平较高。 换算下来两兄弟一个月就一千来块的生活费。

但确实也有不少杠精,他们看到的是“电子产品”“衣服很多”,他们对努力生活视而不见,对贫困生活争论不休。

 优子,为了家人放弃自己 

NHK纪录片里,另一个高中生穷忙族是优子。

优子的妈妈每天通过打零工来养活三个孩子。但是每个月赚取的18万日元(9100元人民币),仍然不足以支撑一家四口的开销。

放学后,优子居酒屋去打工。平时工作5个小时,在周末她更是要工作10个小时。

 

在居酒屋,每个月她能赚到8万日元(约人民币4000元)。其中5万日元会拿给妈妈补贴家用,剩下的3万元则会存起来,本想着预留作优子的大学学费。

优子仅仅是个高中生,但她不仅补贴家用,还包揽了家里全部的家务,以及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

上学的午饭时间,优子从书包里拿出一袋70日元(约人民币3.5元)的面包。

 

以前还是会准备便当的,但是后来发现便当什么的,对她来说还是太贵了。

节俭的她,一直在缩减自己的生活开支,为了照顾家庭,甚至放弃自己的未来。

 

优子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学校名列前茅,但是她却决定不考大学,去上大专学校。她想让弟弟妹妹和大家一样的生活,不要和她一样辛苦。

‍‍‍‍‍‍‍姐姐不在家的时候,上小学6年级的的华子就代替姐姐做家务。

对于自己的姐姐,她一直都抱着感恩的心情:“我真的有个很好的姐姐,每天都怀着感恩的心情生活”。‍‍‍‍‍‍‍

虽然优子放弃了考大学,但她还有个空乘梦想。

 

为了在入学前筹齐到32万日元(约人民币1.6万)的学费,优子没日没夜地打工。

 

在休息的空档,她还在争分夺秒地学习中文。

 

优子和弟弟优一样,都是晚上11点才到家。一天下来,腿都已经是僵直状态。

 

“累的时候也想抛下一切,但那样的话就输了,所以她还是选择咬牙坚持。”

为此而工作,这也是高中生穷忙族的真实写照。

 

· 他们是好好生活的希望! ·

4月是樱花盛开的时节,优子迎来了自己的高中毕业典礼。

 

空乘学校的学费有了眉目。

 

优子满怀希望地说:“今后我会一点一点向梦想靠近的”。

 

 

川上翼和川上优也迎来了属于他们的高中毕业礼。

 

兄弟俩的毕业典礼在同一天举行。

 

上午,哥哥穿上了平时几乎没穿过的西装,代替父母出席弟弟的毕业典礼。

 

 

下午是哥哥的毕业典礼,这次轮到弟弟系上领带,见证哥哥的重要时刻。

“感觉小优长大了,像大人一样。”

 

 

哥哥在毕业时给弟弟写了一封信:

 

“感谢你支持晚读高中的我;感谢你与我同行;感谢你那么努力;还有,感谢你的降生”。“

 


 希望外界可以看到 


当提到“儿童贫困”时遇到的问题是,人们由“贫困”这个词所联想到的景象各不相同,或是争论不出统一的结果,或是在网络世界中引起疯狂讨论。比如:

“只要有能遮风挡雨的家,就不是贫困。”

“二战刚结束那会儿,缺吃少穿,非常艰难。跟那时候相比,现在的孩子根本算不上贫困。”

这就是所谓的“贫困非难”。

贫困没有金科玉律般的定义,每个人对贫困的定义都有所不同。

在这部纪录片里,有很多评论都仅仅抓住“他们这一顿饭吃的比我都好”或者“他们有苹果电脑”而判定他们不贫困。

可事实并非如此——不仅在日本,在中国,甚至亚洲、全世界,贫困藏得越来越深,越来越使人看不见。

儿童贫困已经成为“房间里的大象”。 所谓“房间里的大象”,是指明明显而易见的事情,人们却都装作没看见,并且心安理得。

那些高中生要直面的,是比起去高中上课,必须要将打工放在第一位的残酷现实。那些为了保护家庭不断自我牺牲努力工作的高中生们,不管是在学校还是打工的地方,都没有发出SOS的求救信号。

但是,高中生们在内心深处一直都“希望外界知道”,“希望外界能够看到”。

“看不见”成为日本现代贫困的一个特征。要想让社会伸出援手,斩断贫困的代际传递,打破阶层固化的魔咒,首先要让“看不见的贫困”可视化,这正是《高中生穷忙族》所拍摄的意义所在。

参考素材: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Qx411e7Dp?spm_id_from=333.337.search-card.all.click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