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

博士读一半,导师跳槽了!

2022-06-22 14:20:04生物实验菌

有这样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困扰着博士生:导师要跳槽,自己该怎么办?

图源:知乎

同样的,Jessica Toothaker 是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的一名博士生,也是耶鲁大学的访问学生。在她读博期间,她的导师Liza Konnikova从匹兹堡大学跳槽到了耶鲁大学,这就尴尬了啊!这读着一半是跟你走还是不跟你走啊?

Jessica Toothaker和导师Liza Konnikova

为此,Jessica Toothaker还将自己的这段经历写了篇文章,最终发表在Science上:

我们先来看看在国外的Jessica 的经历和处理方式,再来看看国内研究生们如何处理导师跳槽吧。

当我的导师要求在她的办公室与我交谈时,我以为她想讨论可能关闭实验室的计划。她实际上说的话让我完全吃惊:她要把她的实验室搬到一个新的机构。我可以和她一起离开,抛弃我的生活,但继续从事我热爱的科学研究——或者我可以留下来,找一个新的导师,希望保持我最初项目的一些假象。“不管怎样,你都能拿到博士学位,”她安慰我说。

她强调她会尽她所能来支持我,不管我的决定是什么。然而,在攻读博士学位的两年半时间里,我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难题。当我在过去听说其他学生有类似的情况时,我总是想,“真高兴那不是我。”现在,轮到我了。

我最初的反应是冲动的。当我的导师告诉我她要去的那家备受尊敬的机构的名字(耶鲁啊!!)时,我在不到30秒的时间内就决定要搬家。“我爱我的导师和我的项目,我会转学,把新学校的名字写在简历上”我当时只想着我的事业。

几天后,我开始接受现实。我意识到我应该像当初选择我的博士项目那样做这个决定:如果我跟着我的导师搬家,它需要符合我的职业抱负和我的个人生活。搬家对我的另一半有什么影响?我的津贴在一个生活成本更高的新城市是否合适?我们会快乐地生活在那个新城市吗?我真的想转学,重新开始攻读博士学位吗?随着每一个新问题的出现,我变得越来越不确定。

我不想让我的怀疑给我的导师带来负担。毕竟,我已经同意搬家了,而她也已经在努力适应我,包括给我的另一半(也是一名科学家)提供我们团队的研究助理职位。因此,我淡化了自己的担忧,并在例会结束时把它们埋在心底。我一次一个地提到它们,总是以“我不那么担心……”开头,但我确实很担心,这种方法让我为每个未知的细节焦虑了好几个星期。

最后,在朋友、家人、另一半和导师的帮助下——我决定坚持我搬家的决定。但这并不是挑战的结束。起初,我以为转到新的机构会很简单。我已经完成了我的课程和教学要求,我的导师的新部门认为我应该能够无缝地整合。所以当我的未来计划决定我需要重新参加资格考试,完成几门课程和一个新的教学要求时,我被吓了一跳,这可能会给我的研究生学位增加至少一年的时间。

最后,我决定去我的新学校做一名访问学生,但最终还是在我原来的学校获得了学位。但是在两所学校就读一半也有它的缺点。我每天都在想念我的朋友们,作为一名四年级的学生,在一个新城市尝试建立一个社交网络,在一个大流行病中感觉是不可能的。

我偶尔会经历一波又一波的“冒名顶替者综合症”,觉得自己不配在这个新的、更有声望的机构工作。处理行政细节的电子邮件很长,通常包含这样的内容:“在此之前,我们从未有学生从事过这种工作。当我无法决定如何回答“你是这里的学生吗?”这样的问题时,像获得大学资助的流感疫苗这样的简单任务就变得复杂起来。

尽管有这些挑战,我仍然相信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对我自己来说。如果你们处在类似的情况下,我不能说你们应该做我所做的事情。我所能说的是,你应该努力找到一个在职业和个人方面都适合你的解决方案。记住这一点很有帮助,就像我的导师向我保证的那样,不管怎样,你都能拿到博士学位。


国内的该如何处理?

老板跳槽,在国内也并不罕见。

国内的该怎么处理?国内和国外又有哪些区别呢?

从Science的故事来看,作者是有选择是走是留的,而在国内的话情况则大不同。以下摘自“卧龙出海”的博文:

在国内读博士的同学,肯定会认为,博士生,首先肯定是学校的,其次才是导师的。的确,我们很多人在攻读博士的时候,首先挑选的都是学校,然后,才会挑选里面的导师。也因此,博士生毕业,学校可以提出一系列的门门槛槛,论文要多少,奖励要多少,格式要怎样,等等。不符合学校论文格式要求,对不起,返回重写。另外,以前还在见到过这样的讨论,某某读博士,然而和导师关系不好,在学校的帮助下,他重新选择了其他导师。

既然学生是学校的,就会遇到以下一个问题:如果其博士生导师跳槽去了别的学校或者单位,这个学生怎么办?这是一个很真实的问题。

某学校某杰青准备跳槽去另一个学校发展,然而,他还有一个博士生没有毕业。与此同时,这个学生虽然发表了一篇国际顶尖期刊论文,但是,根据学校要求需要发表两篇SCI才能毕业。为此,为了让其早日毕业,他托朋友在国内某SCI快速发表了一篇论文。因为如果他不能发表这篇论文,而导师已经去了另一所学校工作,那么性质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他不能毕业,这时,摆在他面前的选择有以下几条:

1)继续留在学校,找其他老师作为自己导师;

2)继续留在学校,由副导师继续指导,毕业时仍旧以这位老师为第一导师(虽然走了,不能提供指导);

3)和导师一起前往另一所大学。

我估计,在国内大学中选择前两种情况的要多很多。然而,如果在国外大学,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我知道以下几个真实故事:

(1)A教授从伯明翰大学跳槽到帝国理工大学工作,他的学生也跟着到帝国理工大学学习,并获得帝国理工大学博士学位。

(2)B教授从新南威尔士大学跳槽到卧龙岗大学工作,他的学生也跟着到卧龙岗大学学习,获得卧龙岗大学博士学位。

(3)C教授从卧龙岗大学跳槽到悉尼科技大学工作,他的学生也跟着到了悉尼科技大学,获得悉尼科技大学博士学位。

也就在一个多月前,我们学院一位老师跳槽到新南威尔士大学工作,这几天才知道他的博士生也跟着到了新南威尔士大学学习,目前属于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博士生。

为什么在国外大学,导师跳槽后,其博士生也可以跟着一起跳槽,并获得另一个大学的博士学位呢?我个人觉得有以下几个原因:

1)国外大学的所有教职工都有博士生招生资格,因此学校招聘到合适的教职员工,就相信他招到的博士生水平。

2)国外大学的博士生的奖学金很多都是导师课题经费提供,而导师跳槽其研究经费可以带走,因而,其招聘到的博士生属于项目的一部分,自然也可以一起带走。

3)国外大学的博士生培养水平和导师有关系,和所在哪一所大学并没有太多的关系。

现在,我国高校、中科院在招聘国外优秀人才的时候,往往优先考虑大学排名,而不考虑导师的情况,似乎是一个很不合理的现象。当然,在国外攻读博士生,如果导师都跳槽到MIT等名校,那就太幸福了,至少符合中国国情。

最后,导师跳槽,怎么办?跟着高升!!


受伤的是学生

以上可见,国内导师跳槽的话,更换导师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毕竟省了两地奔波的麻烦,不过如果院系里面没有相似方向的话,还得换方向,这个就比较坑了,对于即将毕业和刚进实验室的影响不大,就是在中档的学生,估计又要多花点时间才能毕业了。

参考来源: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70/6519/100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889-737430.html

来源 | 微算云平台、知乎



动动小手加星标,浏览文章不迷路!

关注菌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