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

戴安娜王妃专程前往日本,只为收藏他的作品

2022-05-13 23:41:53中国水彩


真正的艺术是世界性的,最后留在纸上的结果是一种外化影响的结果,而这又跟每个生命内在的活力发生碰撞和摩擦,最后停留在人心之中。——吉田博

 


畅想“世界百景”



1923年9月1日晚,日本关东地区发生8.1级(当时测算为7.9级)大地震,由于当时许多家庭使用传统的炭炉烧饭,突如其来的地震使房屋倾塌、炉灶翻倒,整座城市霎时间蔓延起了大火。

就在这场地震与大火的双重灾难中,日本新版画画家吉田博存放在印刷工坊内的多幅版画原版皆付之一炬。

 

那一年,吉田博48岁,已经是日本乃至世界上都颇有名气的艺术家,灾难之中心血之作尽毁,他一时间郁结不已,于是决定离开祖国,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欧美之旅。

而这场长达两年的在外游历,让吉田博的创作再次启航,驶向了画下“世界百景”的愿望。

这是吉田博第二次游历欧美,在此期间,他重游故地,所感所受已不尽相同。他在创作中更为成熟地展示了西画与日式美学之间的融合,那时印象派已经渐渐没落,吉田博却在印象派的作品中发现了光与色的美妙。

他将印象派的技法与日式美学中清幽、风雅的意境相结合,画下沿途所见的各色风景,甚至首次到达非洲大陆,在古老神秘的埃及土地上,将这里的风土人情留在了自己的作品中。

这趟辗转多地的旅途,不仅治愈了吉田博因痛失作品而倍感沉重的内心,也为他的创作带来了新的灵感。

 

收获满满的旅行结束后,吉田博回到家乡决心重振旗鼓,或许那场大火让他认识到了将作品交由他人制作和存放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他创办了自己的“吉田版画店”。

 

当时日本的版画制作仍以工坊制作为主,画家创作原版,再交由工坊制作完成并发行。

吉田博打破传统,开始自己上手参与到版画制作的全过程中,并在实践中不断改进技术细节。即使偶有雇佣的工匠帮忙,他也会耐心指导并监督,力求每一步都在自己的严格把控之下。那些他亲手制作并印有“自摺”签名的作品,如今价格都已翻了几番。

 

常有人将吉田博的作品视为浮世绘作品,但从吉田博开始自己制作版画开始,他的创作就已经渐渐脱离了传统的浮世绘创作方式,走向了“新版画”领域,也正是这番创新使吉田博被视为日本“新版画运动”的领军人物,他为版画艺术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

 


一直在路上

 

作为日本近现代的知名版画画家,吉田博的的创作之路却并不是从版画开始的。

世人皆知他在版画领域的成就,却鲜少有人知道,他之所以能够开始版画创作,恰是因为他早期的水彩画、油画颇为出色,才为他赢得了远渡重洋的机会。

幼年时的吉田博被老师吉田嘉三郎收养,吉田嘉三郎是一位西画画家,在他的指导下,吉田博开始学习西画,成年后跟随田村宗立继续深入学习,并接触到了水彩画、油画等,他在西画的技法之上融入了日式传统审美,摸索着契合个人意趣的创作风格。

 

1899年,吉田博获得了日本教育厅赴美学习的机会,那是他第一次离开祖国追求自己的艺术梦想,颇为幸运的是,他的水彩画《日本记忆》深受底特律美术馆馆长的赞赏,一场“日本画家水彩展”在多地巡回举办。

吉田博《日本记忆》

 

《日本记忆》这幅作品正是吉田博早期代表之作,他将西画用笔与日式意境合而为一,色彩淡雅、画境清幽,颇有色调主义的意味。在簌簌落花和残破斜阳中,像是将人拉回久远的时光,勾起淡淡的思念与怅惘。

 

那场展览大获成功,让吉田博获得了不少关注与收益,走出国门后他才深知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宽广辽阔,若想在创作上更进一步,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体验生活是不可或缺的。

带着展览得来的启动资金,他开始了第一次欧美之行。

那次旅行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漫长的旅途中,他创作了许多写生作品,归国之后,他着手开始尝试更多的材料,也就是从那时起,他的版画创作方才开始。

 

吉田博的创作与他丰富的旅行经历是密不可分的,第一次远赴欧美为他打开了更为宽广的艺术之门,第二次游历让他的心灵和创作都愈发自由,旅行采风从此成为他的固定行程。

 

此后吉田博还深入亚洲各国,关注熙熙攘攘的市井生活,也关注远离喧嚣的辽阔自然,不同地域的风土人情为他带来源源不断的创作想法,他在异国他乡的景色中如痴如醉,这些作品也贯彻着东西结合的创作原则,有浓郁的东方情调,通过对色彩的细腻把握和画面空间感的营造,将一幕幕不同时间段的寂静风景和浮世群像呈现于画上,悠远宁静中更显回味悠长。

他的作品在今时今日仍是收藏热门,乔布斯曾公开展示过他所收藏的吉田博的部分作品,戴安娜王妃也曾专程前往日本,只为购买他的画作。即使来自于不同的文化背景,艺术也能跨越时间与地域直抵人心。

戴安娜王妃所购作品展示(墙上两幅) 作品之一

作品之二

正如吉田博自己所言,“真正的艺术是世界性的,最后留在纸上的结果是一种外化影响的结果,而这又跟每个生命内在的活力发生碰撞和摩擦,最后停留在人心之中。”

 

2021年1月26日至3月28日,东京都美术馆在吉田博逝世70周年之际为他举办了专题展,以他一生中的两次重要的欧美之行以及其他小范围的旅行为线索,梳理了他“一直在路上”的创作生平。

即使隔着遥遥岁月,他画中的诗和远方仍清晰如昨,看画的人,或许也会在寂静的画面中,想起生命中某个遥远的夜幕或清晨。

注: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更多精彩内容:

陈勇劲:暗示的力量

李苦禅曾说,他的画法叫得‘意’忘‘形’

王少奇:自由和真诚便是我的初衷



注:征集投稿请后台回复“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和交流;中国水彩编辑整理,转发需标注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