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

古装美男如何正确耍帅

2022-05-13 22:44:44谈资

编辑 | 周三三先交个底,其实对郑业成的脸不是特别熟悉。但无意间,刷到他在片场挽剑花的花絮,直接给我看傻了。我去,真的有人可以不用特效,把剑吸在手掌然后转起来啊!1. 不怪我大惊小怪,我当然知道,挽剑花在十多年前的古装武打戏中是一门基操,零特效,更不可能摇慢镜头给你造氛围——可那是十多年前。现在的武打戏像搞笑来的,打了,又好像没打,甚至连舞蹈都算不上。B站有阿婆主剪了一段某剧的挽剑花,马步是松的,表情是便秘的,剑花……不如说在摇花手。对比就显得郑业成有点真东西。他也一直被寄予厚望,归类在“怎么还不红”系列里。脸不错,演技跟得上,怎么还不红呢?红本来也不是你门门高分就会兑现的事情。 但只要你拿高分,被看见不是难事,接下来就耐着性子等吧,万一呢。比如眼下这光景,古装丑男横行,吊个威亚还吊出了身歪体斜的短板——对郑业成是个“万一”。不过讲道理,郑业成扎进古偶里拍打戏,属实是降维打击了。7岁学京剧,10岁考入上戏附属戏曲学校,2010年考入中国戏曲学院。重点来了,学的还是武生。郑业成的京剧表演那不等同于考上了清华,转头又跟小学生们挤一间教室读书?所以,砸别人手里是特效的画面,对郑业成来说,童子功罢了。就说他挽剑花的这部剧,他演一个锦衣卫。第一集就打了两场,跟逃犯正面刚这段爽毙了。先拉全景,镜头贴着地面窜过去。再切近景,迎面一顿爆砍,接飞身翻跟斗,稳稳落地后发起背后进攻。

   行吧,原谅你们滚山坡了。

时间再倒到2020年,郑业成也有一部剧很分裂叫《三千鸦杀》。也是非打斗的部分就垮,一到郑业成开打,整个犹如视觉净化,气儿都顺了。借机研究了一番郑业成的脸。看上去,真是跟舞刀弄棍没半毛钱的关系,反而带几分美男相。文绉绉的美,加持上了武,所以能演《鹤唳华亭》里文武双全的顾逢恩。而撇开了武,郑业成扮贾宝玉应该也蛮适配。还是《三千鸦杀》,他作为人类的身份是贵公子,懂音律会画画,日常单品是一把折扇。 扇子这东西就非常认人了。长得平平无奇扇一扇,那叫老大爷乘凉,脸贵气了,扇出来的风都镶了金边。所以风流倜傥纯靠演,是演不出来的。这部剧也让郑业成把扇子给玩儿透了。除了像上面那种折起来转,他有一个全剧名场面,漫不经心说着话,手指跟开关似的,支起扇子转了三圈。跟挽剑花比,不是多了不起的技能,但能弄出一些贴人设的、“花里胡哨”的小动作,观众会感受到一个演员动没动脑筋。补充一句,郑业成转扇子的最高纪录是6圈。2.  今天聊的重点不完全是郑业成。是从郑业成展开说说,这门在古装武打戏中失传很久的“万物皆可转”神功。挽花剑只是其中之一。不过说“失传”也不特别准确。古装是很爱给男主配武器的,剑、扇子、笛子,总归要占一样,拿在手里好比搭了一个名牌包,有就是有了身份和形象。其次才是用来打架。但很多架打得吧,太放水了,像开头那一场,剑都转得快飞起来,但你说那是高手,真的吗我不信。转扇子打架能做到罗云熙的美感,已经叫惊艳了。呃,按过去的标准,罗云熙这套或许更该叫花拳绣腿。但他胜在那种型、那股气很挺,起码像个厉害的样子。龚俊的温客行也转扇子,也属于这一类“形似”。但如果安排温客行和上官透对打,看拳脚、力度、招式,可能上官透的胜算大一些。不过这也有点强人所难。罗云熙学芭蕾出身,拍打戏已经赢在了起跑线。 这是一条硬道理。除了练家子们,成龙、李连杰、甄子丹处于打戏食物链的绝对顶端,往下,就该排到学戏曲、学舞的演员。那种基本功、仪态、身体协调性总不会差。北舞的乔振宇,打戏也很漂亮 所以基本上,在打戏领域挣得一壁江山的演员,最多是从小跳舞的,再就是郑业成这类学戏曲的。他们边打边转个道具,肉眼可见,就是比特效打架过瘾得多。 这里举例一个女演员,刘亦菲。虽然金庸没给五星好评,但小龙女一跃而起,轻飘飘悬在一根线上然后入睡的动作太仙了。没有从娃娃抓起的舞蹈功底很难做到。但刘亦菲还有一个不常被cue的绝学就是挽剑花。宣传《花木兰》时录节目,现场教学主持人怎么甩怎么换边,外国人跟见着外星人似的,下巴落地上。有戏曲打底的典型必然是郑少秋。拜师过粤剧大师陈笑风,又跟着刘家良学武功。老派巨星从来不止于脸好、戏好,他们太懂得,如何在虚华的名利场凭真本事吃饭。 也是最近翻资料才知道,郑少秋拍楚留香时患了严重的肝病——帅倒一代人的楚留香,背后竟是一副病体在强撑。记者问他怎么坚持,他一笑,“坐轮椅也要拍咯。”这像是病到坐轮椅的样子?扇子也是香帅的标配。不,应该说,是郑少秋的第一官配。郑少秋、赵雅芝可以解绑但扇子和郑少秋必须给我锁死。以至于到《戏说乾隆》继续摇一把扇子仍百看不厌。那扇子搁秋官的手里也跟活了似的,啪一打开,可以是剑、盾牌,啪一收,就一物件儿。这一开一收的手活,当年的小孩没谁不学的,光甩出那个声响都觉得自己老帅了。3.  郑少秋是我对“公子就该配扇”的启蒙人。他也真真儿把耍扇耍成了一项终生成就。所以古龙都酸他,“世人只知郑少秋淡忘了古龙。”是气啊,扇子是古龙的专利才对。古龙太爱给男主们配扇了。楚留香外,花无缺、花满楼、李寻欢,人均一把。拉出来一对比,少不得有人要出洋相。比如胡一天版花无缺,这是真的当扇风在用吧?苏有朋,好点儿。吃惊的是演花满楼的张智尧。这时期的他不年轻了,但踢腿、挥扇,力道足得能劈墙。他跟郑业成有一丢像,都顶着一张美男脸打最狠的架。当然张智尧也是从小练武的。小李飞刀焦恩俊就太熟了。但你知道,“啥都能转”这个名梗是为焦叔量身打造的吗,2018年冲了热搜第一。以下是不完全统计的,焦·啥都能转·恩俊的才艺展示。转过笛子。长棍。 剑。琴。扇子。披风。头盔。打火机。手机。枪。女主。狠起来连自己都转。因为对焦恩俊的认知是从琼瑶剧起步,一度误解他是花瓶男。殊不知也是真练过功的,双截棍、跆拳道、太极、小擒拿都能来点儿。早年上节目聊到这块,焦式凡尔赛能把人笑死。 “开始跟武行打嘛,人家说你怎么出脚刀,我练跆拳道是出脚刀的,那才知道,哦,要换脚掌。再融合一些武道,动作就变比较好看。”好啦乖,知道你有脚刀。也确实交得出硬货。剧里众多名场面不提了,说他录《非常静距离》那次。来了一位武指,跟大家展示一把开了刃的剑。焦恩俊来瘾了,“我试试。”武指紧张得不行,千叮万嘱,所有人也躲远远的。结果就见焦叔独霸舞台,出剑,挽剑花,收剑,一气呵成。完了又嘚瑟上了,“收剑不能看哦,看就傻了。” 能把开刃的剑耍到无视,背后下过多少苦功只有本人知道。不过夸焦恩俊、郑少秋的打戏好看,有点老生常谈了。最后讲一个半冷门人物谢霆锋。 关于他打戏的最新记忆是《怒火重案》这段,耍蝴蝶刀耍成了无影刀。但谁还记得,曾经,谢霆锋也演武侠高手的,05年版花无缺。 注意哦朋友,谢霆锋不属于打戏食物链的前三类,做歌手时也以摔吉他见长,不太跳舞。但他23岁演花无缺,各种转着扇子打架无比赏心悦目——看出苏有朋多弱了吧?23岁,也就是这届小鲜肉的年纪。但谢霆锋那届,哪怕是一招一式,“来真的”是一条底线,不会就要练会,练成真的。当年有一条花絮就拍下了谢霆锋在反复练习甩扇。两手换着甩,扇子翻转着甩,手像生出了磁力。镜头拉远一点,嚯,群演在后面全看呆了。也是,能比帅哥更好看的,就是帅哥耍帅了。或许世上并不存在“油腻的耍帅”,会腻人,要么是不够帅,要么是耍得不到位。谢霆锋早生了20年是一些人的幸运。 可能还是审美、诉求、标准改变了。这种变,不光观众在换代,做事的人也轮走了几批。像谢版的花无缺,导演是王晶。剧是很魔改,但香港人拍打戏,那算老本行。 所以到谢霆锋,这个香港影业余晖中蹦出来的巨星,还是在按行业的老规矩办事,该拼就拼,该耍起来的扇子,必须耍到像模像样。这点到40岁耍蝴蝶刀都不变。花絮里的练习郑业成要红,就要有这种耐熬耐摔耐造的觉悟。 

无奖竞猜


这是哪部TVB神剧,看过的请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