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

香奈儿最“恨”对手?贵族小姐时尚圈呼风唤雨,脑洞设计美爆

2022-05-13 22:37:03英国报姐

上周的Met Gala红毯上,各方名流争奇斗艳,美的美到人失语,奇怪的也掀起了热议。


这几天各大时尚杂志评选出了最切题“镀金时代”的最佳着装:有穿着范思哲的布蕾克·莱弗利、身着Prabul Gurung的杨紫琼。



以及身着夏帕瑞丽高定Schiaparelli礼裙的演员凯瑞·穆里根。



夏帕瑞丽Schiaparelli来头不小,上世纪30年代,它的创始人Elsa Schiaparelli艾尔莎·夏帕瑞丽,是可可·香奈儿的最强劲对手,两位设计师在时尚圈明里暗里较劲多时。


(左夏帕瑞丽,右可可·香奈儿)


当香奈儿穿裤装、使用基本色改革法式女装时,夏帕瑞丽搭乘超现实主义的艺术潮流,和萨尔瓦多·达利、让·谷克多、曼·雷等知名艺术家合作,留下了无数经典时装作品。



夏帕瑞丽甚至还被称为“粉色之母”,在她最成功的时期推出了“Shocking Pink惊人之粉”的礼裙。



她的影响力,直到现在都能在普拉达、海盗爷、麦昆等设计师的作品找到踪迹。


(安娜·温图尔身着Prada致敬龙虾裙的设计)


这几年,夏帕瑞丽品牌的出圈设计更是一鸣惊人。



戛纳红毯上贝拉·哈迪德的金属肺晚礼服,



海莉·比伯的金属乌龟壳阔西装,



金·卡戴珊的绿色礼裙,



留下天马行空的设计内核的艾尔莎·夏帕瑞丽,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和“算命先生”私奔的贵族小姐



能在上世纪30年代勇闯时尚圈,并搞出大动静的女性,必定有点脾气。


夏帕瑞丽1890年出生在意大利罗马的贵族家庭,父亲是罗马大学的校督,研究埃及的历史学家,母亲是贵族名媛。



生在贵族家庭,夏帕瑞丽从小被母亲规训着长大,并经常被容貌羞辱。


她小时候为了变漂亮,还曾经在嘴巴和耳朵里放花种子,祈祷自己能变得和花朵一样美丽。没想到,这些“脑洞”幻想,后来成了她的设计灵感。



夏帕瑞丽在浓厚的学术艺术氛围长大,很小就开始写诗歌,可因为内容太露骨、幻想太丰富,父母怕她无法结婚,将她送到瑞士的寄宿学校严格管理。


结果大小姐绝食抗议,并在被接回罗马后不久,筹划着逃离。



回到罗马后,父母迅速为她相亲,看中了一位俄国的富家少爷。


夏帕瑞丽厌恶至极,和家人决裂后连夜逃到伦敦,爱上了一位声称自己有读心术的神秘学骗子,口才极佳的威廉·德·文德。



少不经事的贵族小姐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算命先生”,1914年,24岁的夏帕瑞丽和30岁的威廉结婚。


婚后,她加入丈夫坑蒙拐骗的算命骗局,不久夫妇两人被驱逐出境。此后几年,两口子在巴黎、戛纳等地继续行骗,最后一路骗到了美国纽约。



到了1920年,夏帕瑞丽生下女儿后,威廉抛弃妻女离开了美国。她带着女儿辗转纽约和波士顿,在朋友的救济下度日。


她最信赖的朋友之一,便是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弗朗西斯·毕卡比亚的妻子盖比。



通过盖比的关系,夏帕瑞丽和这群艺术家也成为了朋友,这对她之后的设计生涯起到了关键作用。


1922年,夏帕瑞丽带着女儿搬回巴黎居住。靠着艺术圈朋友,以及自己的意大利贵族身份,她终于从被渣男抛弃的黑洞里走出。


(夏帕瑞丽和达利)



“那个做衣服的意大利艺术家”



大概是心疼女儿,夏帕瑞丽的父母和她缓和关系,并负担了她的房租。


生活上的重担解绑后,夏帕瑞丽又通过挚友盖比的关系,认识了法国设计师保罗·普阿雷。



这时的夏帕瑞丽,已经是与超现实主义浪潮艺术家们交往过许久的圈内人,迫切想通过自己的方式搞搞艺术。


大小姐没受过专业训练,也不懂量体裁衣,但她有钱有热情有人脉,在保罗的影响下,终于在1927年推出了自己的针织成衣。



她将现在看起来都很新潮的三维视觉错觉的蝴蝶结图案融进编织,轰动业界。


之后一年,夏帕瑞丽又推出了套装、滑雪装、长裙和晚礼服。


(给西班牙网球选手Lili de Alvarez设计的裙裤)


新潮的绑带外套裙,



此前从未出现过的新型绸缎晚礼服设计,



亮金色的泳衣,



波光粼粼的外套装饰,



奇形怪状的廓形,



各式华丽独特的裙子,



和达利合作的鞋子帽,



时髦的报纸印花丝巾,



还有华丽斯·辛普森夫人这条1937年宣布和爱德华八世订婚的龙虾裙。



这条龙虾裙是夏帕瑞丽为夫人量身定制,由达利亲手画的图案,因为龙虾位置处于辛普森夫人裙摆正中间,被认为有性暗示。


因为辛普森夫人本顶着“颠覆王室”的骂名,再加上这条裙子,在那个年代可谓惊世骇俗。



夏帕瑞丽的“敢”还不止于和达利一起疯。



她后来还和法国诗人让·谷克多合作推出了抽象画作为灵感的成衣系列。



现在各大奢侈品牌借鉴名画、推出联名什么的,夏帕瑞丽80几年前就玩了一遍又一遍了。



除了和艺术家联名大搞惊世骇俗的新兴设计,夏帕瑞丽还将童年对花草昆虫的喜爱融入设计里。



金属大苍蝇的披风毛衣,



昆虫项链,



做工极其精巧的昆虫扣子,



她还对配饰颇有研究,各种创意十足的手套,



甚至是那时看来有伤风俗的女性身型的香水瓶,



夏帕瑞丽走在大俗大雅、危险又夸张的时尚钢索上,在30年代的巴黎,她的风头一度盖过可可·香奈儿。


(左夏帕瑞丽,右香奈儿)


她的名人客户不断,比如前面说到的辛普森夫人,还有凯瑟琳·赫本、莎莎·嘉宝等等。


那时,夏帕瑞丽还因为运用极其艳丽的粉色Shocking Pink再获热议。



当时,香奈儿隔空讽刺她是“那个做衣服的意大利艺术家”。夏帕瑞丽也不甘示弱,反讽帽子匠人出身的香奈儿“那个做帽子的女人”。



据说,有一次两人同场参加派对时,香奈儿佯装友好请夏帕瑞丽跳舞,结果“不小心”把她的裙摆提到蜡烛灯旁边,将夏帕瑞丽的裙摆烧毁了一节。


(左香奈儿,右夏帕瑞丽)


这场争斗,持续许久。


到了1940年,巴黎沦陷后,两位设计师被迫关闭了各自的时装屋。夏帕瑞丽带着女儿去了纽约躲避战争,直到1951年战后才重返巴黎。




复活重生



1951年回到巴黎后,时尚圈已经被迪奥的“新风貌”统领。夏帕瑞丽势头骤减,1954年因为债务最终永久关闭了品牌。


这一年,可可·香奈儿重返业界,也算是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不过,虽然关闭了时尚屋,贵族大小姐依旧有固定的私人客人,比如辛普森夫人,还有香水、化妆品、围巾的业务,经济生活没受到什么影响。她写了自传,过上了悠闲的退休生活。



她的外孙女Marisa Berenson继承外婆的时尚基因,曾是70年代家喻户晓的名模。



不过,夏帕瑞丽的神话并没有永远结束。


2007年,Tod’s集团买下夏帕瑞丽品牌后,开启“复活”程序,然而找到她设计精髓的过程挺曲折,多位设计师都没能驾驭住。



2013年的克里斯汀·拉克鲁瓦,2014年的Marco Zanini,2015年的Bertrand Guyon之后,直到2019年,1986年出生的美国设计师Daniel Roseberry才算真的上了道。



Daniel把夏帕瑞丽曾经的“疯狂”融进了这几季,



从以前的2D平面过度到3D打印,每一件都堪称艺术品。



新的夏帕瑞丽致敬了曾经的夏帕瑞丽,每一处细节都值得考究。



棕榈树、抽象的眼睛、鞋履上的金色爪子,都有以前夏帕瑞丽和各位超现实艺术家合作时的影子。



夸张的、绚烂的,跨越时代的新旧夏帕瑞丽,在21世纪的今天依然引人注目。



这位任性名媛大小姐当年和渣男私奔后颠沛流离的前半生,为她中年后的脑洞爆发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灵感和创意。


动荡又保守年代里的敢为人先,再到多年后依旧打动人的设计思维,夏帕瑞丽的疯狂,还真是愈久弥新。


听说

把【报姐】设置为 ☆星标☆

更容易抢到C位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