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

就算不合群,在这里你很安全

2022-05-13 12:03:12BIE别的
在成都,一个直男在造访某个性少数群体派对前,是会有疑虑的:我会受到欢迎吗?当身份认同标签被切分得令人眼花缭乱,我们很容易产生混错圈子的焦虑。但是在科华北路的池糖,某种特定身份不会是你的通行证,一个画着狂野眼线的wink才是。这里的每个夜晚依旧奔跑着自由的年轻人们,不管你端着什么样的架子过来,最后都会融化在这真诚的荷尔蒙里面。今夜也不例外,三个年轻人会在这里相遇,在一个酷儿派对上,放飞真正的自己。 派对发起者松松:“任何身份都可以很美,随时灌溉池糖里的花朵。”松松,池糖派对主理人之一。ta 能来到这里都归功于自己那漫长且不一定会结束的 Gap Year。为什么做池糖?松松发现,成都的很多酷儿派对更注重娱乐性,没有很好地服务到社群。“很多club就是请DJ,喝酒,并没有在派对以外少数群体一个更安全的空间,也没有建立更具有凝聚力的社群。”松松和创始人们首先解决安全感这个问题,ta们在池糖配备了志愿者,任何人感觉受到性别歧视、骚扰的时候都可以向志愿者求助;每个人入场都用sticker要把手机摄像头遮住,以防有人因为拍照,而被迫出柜。Ta们知道,自我身份认同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所以为每个正在探索自己身份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空间,安全及隐私在这个过程中尤为重要。池糖文明守则就松松自己来说,他花了三四年的时间,去完成一个“男同”到“酷儿”自我酷儿身份认同的转变。“在认同我自己是酷儿之前,我不是很喜欢化妆。因为当时身上有某种有毒的男子气概,而化妆是比较刻板的女性形象,我觉得会有损坏到我的男子气概。意识到自己酷儿身份后,化妆这个过程可以让我更完整地表达我自己。”现在,对于化妆这件事,松松也鼓励直男可以去尝试。毕竟,《PeaceMaker》主角所迷恋的美国80s的毛发金属文化,非常标志的一点就是化妆,他们认为这是真正的男子汉。在池糖里,松松遇到过很多人,是和ta很像的朋友们:没有男孩or女孩、长发or短发、素颜or浓妆等二选一的单选题,没有数理统计里复杂的概率分布——毕竟,大家似乎都没法被大数据定义什么,在正态分布的函数中,ta们都是在函数两端的尖儿上,扩展这支函数定义域的那群人。线那么多,似乎没必要盯着那一条最远的出线方式在这些人中,眼线是亚逼们最耀眼的名片。尤其在近两年,当遮住口鼻的口罩成为大家脸上想摘却不敢摘的保护膜,眉眼便成为化妆的唯一空间。每个心灵手巧的年轻人,都是这扇心灵之窗的橱窗设计师。同样的,无性别打扮、精美眼妆也是松松在每一场池糖派对上最有辨识度的特点。原来松松之前对于性别和化妆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化妆有什么不好的呢?”派对开始前大家会排着队让 ta 化妆,经他手的眼睛,华丽、独特而充满攻击性。像是池糖的一朵明亮的生物发光的花朵!当然这是一句废话,池糖里面都是这样的花朵!在松松眼里,眼线并不一定只是一根线 格纳斯大厦女王Yudie:“不做刻板印象的女王,只表达自己。”Splash!一声鞭响滑破成都的夜空,在GUANXI的门口,女王高跟鞋走路的声音响了起来。高跟鞋的主人正是Yudie,白天她是IT公司的上班族,穿着T恤加瑜伽裤,在海淀区大楼里,她和程序员同事们一起写代码。下了班后,她立刻换上另一幅面孔:换上全套装束,拿上两米长皮鞭,走进派对的舞池中央收割目光。变身!Yudie,爱与美的女王:出线不只是把代码写到滴水不漏得到项目组长的点名表扬,哈哈笑死,但是她就是项目组长,Oh,硬币的另一面,是另一群人的女王。Yudie的女王魂是在遥远国度的青春期观看《还珠格格》时开始觉醒的。在被问及变成女王的过程时,Yudie表示:“没有变成女王的一个过程,而是一直存在于身体里的一部分。我对主流的恋爱叙事不感兴趣,很长一段时间以为自己是无性恋。直到我的第一个交往对象,在我自然流露出一些天赋后,鼓励并认可我,我才逐渐开始把自己的这部分彻底释放出来。”在加拿大,Yudie参与了Rent Cheque Party,穿着斗篷的她上台后,突然用剪刀划开斗篷,露出自己的装束,冲击性的画面使她获得优胜——是的,敢于出现在众人注视之下,到在凝视中找到自己,她探索了很久。乍一看,她是个有点拽的女王,但其实她的内心并不像外表那样具有侵略性,也并不冷酷。其实Yudie是一个非常细腻的人,也是一个女性主义践行者,相比在 Club 爱抚好奇的人们,她更喜欢关心朋友们的生活,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喝醉的,承担朋友们good listener的角色,爱护大家的情绪。除非你要求,她不会轻易地拿出那古董市场淘来的马鞭使出每日和公园里的陀螺大爷一起勤奋练习后的娴熟鞭法。在实现自己的女王形象时,Yudie并不会迎合大家对这个角色的想象,而是自由地用装扮来表达自己。比如,她会把眉毛漂白,用眼线笔和口红勾两个单引号;又或者是锋利而有棱角的眼妆、舒展开来的浓密睫毛、不同以往的霸气着装...Yudie觉得,化妆是为了表达这一天想表达的样子,完成表达会让她更有自信。“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我的这一面,所以我需要一点武装,来对抗收到的不友好的视线和议论。”不仅在派对上慷慨地施予痛苦,Yudie也对社交网络上过度的容貌焦虑感到理解,特别是最近“跟素颜和解”的话题,她感慨:“化妆并不是仅仅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缺点,或者是戴一个面具,它也是种自我表达,像每天选择穿什么衣服一样。希望大家爱不化妆的自己,也爱化妆的自己。” 野生导演拉帝:“不必刻意合群,去拍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届时25岁的拉帝刚从电影学院毕业,创作生涯十分想当然:青春期极度沉迷朋克音乐的他每一天都坚信,明年自己就会成为朋克明星。然而在跨过了20岁——一个朋克乐手出道的黄金年龄后,他猛然发现:自己还是没学会弹琴。于是,他利用暑假没日没夜地开了一个月黑车后,买了第一台摄影机,决定自此开始独立电影创作的道路。“你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张艺谋呢?”在过年聚会父母问到。在父母一辈的眼里,被张艺谋这种超一流主流导演认可是成为“持证导演”最重要的一步(Wait,那是什么?And really why?)。在北京试图混导演圈的日子里,拉帝是一个格格不入的人,在大家面前装装佐杜洛夫斯基的每一天,他觉得有些力不从心:Come on,我并不是智利来的啊!Chua!  创作至今,他获得最狂的奖项大概就是“洛杉矶年度独立精神奖”。是的,确实不是奥斯卡,也不是金鸡、百花这些主流大奖。无所谓,他也不在乎。拉帝是一个需要保持自我和一点点拽的人——Well,他在思考,那一年洛杉矶真的独立精神就是我了吗?这可真是一个巨大责任呀!但是,交给我吧!拉帝2019年拍摄的关于思考朋克音乐的电影,入围了“洛杉矶朋克电影节”,太朋克了。但是还是没有见到张艺谋。 即使作为导演不一定总会出现在镜头中(其实 somehow 一直都在就是了),但拉帝去Club也会化上Jojo妆,化妆对他来说是一个变身器:“chua”的一声打开开关,他也成为了新的自己。“我就是拉帝。不用被所有人理解,就是这样有趣的存在。”用素描理论画眼线的拉帝——朋友,这就是艺术在播客开始的第一年,拉帝得知了自己成都的朋友们成立了池糖,就联系 ta 们上了自己的播客。而这一次听说 ta 们居然正在举办成都第一个骄傲月活动:“呈色反应”计划。“我的天,这是重要的历史事件!”拉帝立刻扛着自己的摄像机回了成都!再见了,影展上头头是道的“塔科夫斯基的亲戚们”,我要去拍真正喜欢的东西啦!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12点。凌晨的路边,蹲着几个喝醉了的青年人正在用“成都英文”交流着。“好极了!我会拍出杰作的!”拉帝跨了进去。 松松,Yudie,拉帝: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出线在鸡兔同笼×池糖的派对里,这三个人第一次产生了交集。ta们来自不一样的城市,化着不同的妆,经历着不同的人生,在探索着属于自己的出线方式。鸡兔同笼×池糖的派对海报吸引ta们来到这里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是个好玩的地方。如果大家放不开,没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派对,傻喝、傻蹦会非常无聊。在这个包容的空间里,ta们都可以有安全感地表达自己。就像池糖的标签:流动起来,去掉直男,酷儿,女王,独立导演的身份,回到人本身,然后真诚地去表达、交流。池糖派对进行时夜深了,派对中本色出线的故事却还没结束。大家围坐在club楼下的炒饭摊子,想找问题的答案:关于青年导演路在何方,关于性别的边界何时消弭,关于女王的马术皮裤为何会在派对中失踪。“把相机给我,让大家看看你现在的嘴脸吧。”身边朋友开始传递相机拍摄起了拉帝。这个时候,还坐在凳子上已经是不合时宜的事情了。毕竟,本来,炒饭摊子的小凳子和地面的定义就很模糊。松松也开始坐在路牙子上。这条街上还有很多ta们这样的年轻人,寻找着自己,释放着自己。拉帝开始了自己的影展之旅;松松继续为成都敞开一个永远supportive的空间;Yudie呢,Splash!在公司和夜晚,都没有认输过哦!这就是这三位年轻人的本色,在今后的日子里他们会难以阻挡地继续“就凭本色出线”!(虽然拉帝片子还没有剪出来!)在白天和黑夜间,在日常的生活和多彩的派对间,他们的风格在来回切换,但他们在探索世界的过程中,已经逐渐把找寻到的真正自我内化成自己的本色。多元的样貌、性别、喜好之下,是这种态度把他们聚拢在一起——不需要有惊天动地的荣誉成就,不需要有主流社会的绝对认可,只要始终发出自己独立思考之后的声音,在所选的道路继续走下去,便是他们的出线方式。而以“就凭本色出线”为slogan的潮流彩妆小奥汀,所崇尚的也是属于年轻人的这种精神。就像他们的品牌TVC所传递的那样,眼线可以张扬,妆容可以百变,但本色始终如一——只要把骨子里的态度和自我坚守住,出线的方式就在视线可见之处,触手可及—— 更加触手可及的是,#小奥汀拽妹出线挑战#线上线下巡回挑战赛已经在抖音开始,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报名,万元大奖就位,等待拽妹出线!同时,618期间在天猫,拽妹ICON NFT也会限时掉落,来玩!//作者:坂本先生//编辑:破防男孩bot///设计:板砖兮//排版:拉帝